我很早就写好了上上个周六去吃烧烤的博客,结果,忘记发了!

 

----------上上周的烧烤活动记录--------------

 

周六最终还是放弃了自然醒,因为要去烧烤。又是烧烤,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好吃,完全是随便找个借口出去玩。周六的天气特别好,感觉像到了秋天,白色的云蓬勃地挥洒在蓝色的天空上。一毛老师号召大家开车两个多小时去司马台长城边上的薰衣草庄园烧烤,他特别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地方。

 

到了薰衣草庄园,我就惊呆了,要把车子停在门口,然后扛着烧烤炉、遮阳帐、桌子和椅子进去,而且里面全是人全是人,还有十几拨照婚纱照的,上个厕所都要排二十分钟队。最重要的是,一个人收四十块钱的门票!真不愧是一毛老师挑的地方。

 

一毛夫妇带了他们的爱狗小乖,一只脑子不太灵的金毛,由于过度饮食,所以体态非常肥硕,远看跟松狮一样。但是一毛夫人小雅坚持声称已经给它减肥成功了。小乖戴了一条MONGO的红色围脖,潇洒地被小雅牵着走,不放弃路边任何一个可能是食物的东西,无论什么都要过去闻一闻。烧烤的人们都很喜欢它。

 

同行的,还有可怜的和菜头老师,他用他宽厚的身躯扛起了一箱子肉和饮料,真是个看起来很有安全感的男人。比他更可怜的,是蛋蛋和豆豆公,他俩负责扛烧烤炉、食物、帐篷、桌子、椅子和饮料,不得已分了两次运过来。就连我手里都拿了很多东西,从门口走到烧烤的地方有好远。而一毛老师,负责拎小乖的水碗,我猜这个水碗是高密度合金做的,肯定特别沉,因为他看起来累坏了。

 

接下来是生火的时间。菜头老师作为一个在山里长大的孩子,在这方面真是颇有建树。由于没有易燃碳,所以他先是点燃了一张报纸,然后把木碳放进去用嘴使劲吹,每隔一分钟就站起来扶着树休息一下。我想帮他吹,但是发现由于肺活量太小,吹出来的风根本没劲儿。炭火灰飘到了菜头老师油亮的脑门上,一个勤劳胖子的影像跃然而出。

 

我们用菜头老师用身体里的真气点燃的炭火烤了鸡翅、牛扒、老玉米和羊肉串。还是街边买的羊肉串最好吃,我们从街边的小摊用烤熟的价格买了生羊肉串,然后自己烤,还要了孜然和辣椒,烤出来跟在街边吃的口味一模一样。

 

每次烧烤结束,大家都会非常疲惫,以至于我们在高速公路的紧急停车道上停了半个小时车临时睡了个大觉。回到家我仍旧很困,坚持看了两集《24小时》就昏死了过去,第二天十一点半才醒过来。然后突然想到,周一有个东西要交,慌忙地起床加了一会儿班,一边加班一边看快乐大本营的重播,这个节目真挺好看的。

 

小脸说,湖南卫视的超女越来越没劲了,我也这么觉得。小脸又说,有个超女(已经被淘汰了),唱歌跟吐痰一样,从胸腔里深深地吼出来,我体会了一下觉得很恶心。小脸还说,她现在看超女的时候精神一点儿都不集中,还时不时地练习一下吹口琴,我……觉得很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