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里面,心乱。往外,起床后就没梳洗,这个躯壳想必也乱极了。再往外,窗外的北京下着不知道算早雪算晚雪的雪,白净的房顶也遮不住泥泞杂乱的道路。还要往外,温总理又在与网友交流了,提问叽叽喳喳像雪后觅食的鸟儿。最外面,游行、示威、抗议、暴动、革命还是叫别的什么,反正此起彼伏。相比较起来,我这颗七窍玲珑心简直风平浪静。

回到纷乱的根源——自打睁眼就没叠的被窝儿,我又窝在床上看了一遍《让子弹飞》。不刷牙洗脸还略带昨晚酒气的在被窝里看电影的好处是,可以不跟着影片的节奏走,甭管导演怎么个节奏频率,我都泰然都麻木。看下来,觉得分明是很抒情的一部片子嘛。子弹飞来飞去,小扑棱蛾子一样,不知道利比亚是个啥样子。

1.“让子弹飞一会。”
放枪以后就揣起手抱着枪的姜文内自信的德性呀,真让人喜欢。想起当年韩国影片《汉江怪物》里的三妹,这个奥运会射箭女子运动员最终将一枚箭头燃火的箭射向满身汽油的水怪,结束了一切。但是韩国导演的处理是让三妹眼睁睁看着自己射出的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一头扎进水怪面部。我一直为这个处理而遗憾,一向对比赛实力不自信的三妹此时此刻应该箭一离弦就收弓转身散步般的离开,嘴角还要挂着一丝完成任务的满足的微笑,让那着火的箭头自己去划出那道美丽的弧线,箭要怎样把水怪送向死亡已经在手松开弓弦的那一刹那决定了,正中目标是毫无疑问的,剩下的就让彩虹自己出现好了。这一点,姜文很好,射击,然后收枪,等吧。正中目标的结果是一定的,给子弹一点时间而已。

2.“这鸡叫还成电波了,我看行。”
植入广告吗?才不会呢,反植入广告才是。对于植入广告的坚决反对立场,不是表现在一个广告都不植入,而是,让此广告的代言演员亲口在影片中砸自己代言的品牌一挂。

3.“姑娘,你这么拿着枪,更好看。”
关于女人和武器,我想起两句话:“我比较喜欢那样的收梢。”(《霸王别姬》张爱玲)和“姑娘姑娘……手枪手枪”(《姑娘漂亮》何勇)。当时姜文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姑娘跟自己手下的弟兄走了,内心那个落寞呀,看了就心疼。这里转一篇罗永浩过年期间写下的微博,异曲同工:“09年春节我陪不回家过年的学生们吃年夜饭,那天没有同事陪我,大部分学生都很内向,东西又难吃,所以整个过程很累。后来大家在楼下告别的时候,我发现有个斯文的男生在跟一个我喜欢的女生要电话,她犹豫了一下就给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很美好——我可能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变成一个中年人的。”

4.“老六、老二、师爷、夫人,你们都看见了嘛?!”
姜文最终结果了黄四郎,仰天长啸,向死去的四个朋友告别时喊出的一句话。是分别向朋友、肉体、精神、女人作出的交代。题外话,太幸运了,六哥再次象征着朋友。

5.黄四郎,一个体面人要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让人想起李香山在《非诚勿扰2》中要有尊严的死。秦奋最终能把李香山带到大海上,是《非2》稍微可看的一点,原本就是王朔自己生死观的影像铺陈,非要穿插点缀一些男女婚恋观,多余。还是让体面人体面的死,过程纯粹才能体面。

6.张牧之和师爷在刚进入鹅城时定方针的那场对手戏,是不是姜文在骂谁呀?那个解气呦。站着把钱挣了,不妥协的把票房口碑还都得着了。开着火车来当县长,当导演,当一切想当的角色。人人都该有这样的自由,只要有能力。

7.色情、暴力、粗口
这些元素的出现谁都看的见,但是扪心自问,有了这些,你开心不开心,过瘾不过瘾,公道不公道。如果都没有了呢?那就看春晚去呗。

8.“枪在手,跟我走!”
这句反复在影片一个段落被重复无数次的台词,煽动呀煽动,是谁最害怕?一会儿都不会让子弹飞的人。枪杆下走出的专政政权,不会让一颗子弹再流失、再飞翔。张牧之当年上山做麻匪,就是因为跟他们玩不起,多少前车之鉴都一样是玩不起,从来没能有人玩得起,无论作品的表达,无论上访告状,无论参政议政,无论革命,无论颠覆,当然也无论此时此刻的“在线交流”。他们不让子弹飞,因为他们惧怕不安、躁动、仇恨和愤怒;他们惧怕煽动一切情绪,除了感恩和哀悼;他们惧怕无根无据的情绪被毫无理由的调动聚集,而且还不明方向。当然他们也能因为这一切而让子弹飞,飞呀飞。

9.最后我觉得拿去年的“给力”来形容这部影片太无聊了,没有力量的人才需要外界给你力量。内心如果有力量,就算瘫痪在被窝儿里也会让思绪像子弹一样飞出去。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还精彩不,还乱不。我要回被窝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