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下午的时候开始很想坐火车。
能抓到太阳。并且一定要是能开窗的绿皮车。开到乡里去的火车。
晚上去方庄喝啤酒,吃烤猪肘子,听故事。还是那双干净的手。
 然后想起,那年冬天,我们在798用搋子喝酒。
一搋子一罐的燕京啤酒。一口干完。
 
今天。
写了休假申请。
希望明天有个好天气,在家把活干完。
 
最近。
不太正常。生人勿近。
 
PS:
我希望我嘴巴上有撕不完的皮。
我挺直了背,坚持了大概一分钟?继续驼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