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爹来电话,说下完雨天凉快了在外面散步,我问他咋不看奥运,无意就提起上午刘翔退赛,我那好性情的爹难得地抢我话头:挺可惜,不容易……随后迅速换了话题;俺只来得及顺着俺爹的尾音,快速补了句:我也觉得好可惜……

       人都说是爸爸的女儿,当了近三十年的女儿,我爹这点心思我还是明白的。这件事情上,我爹有着非常明确不可动摇的态度,却又害怕唯一的心肝女儿说出啥不中听的话,这一次他没法附和……不过俺爹大概忘了另一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俺可是他一手教养大的乖女儿,俺是俺家乖的典范^ ^

       上午电视前目睹刘翔退赛一幕,除了惋惜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过与担心:为备战甚至放弃开幕式出场,我想他一直是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在做什么;却在这个时候退赛,这得是多么严重的伤病,我甚至更忘记今次的比赛而忧心他今后的恢复程度;而再多么严重的身体伤痛又如何痛得过心内的伤。

       老实说一直以来我对刘翔的关注除了雅典奥运和北京奥运再不能更多,却在目睹那一幕的瞬间,心头涌上自己从不曾预料的深重与百感,在心里的惋惜难过沉重且清晰的一刻,意识突然无限澄明:他一直是我们最优秀的运动员,一直是英雄;而今更是。

       然而,我却听见、看见非议。原来我爹的心思一点不多余。我不知道有人,甚而是一些身边熟悉的人,可以偏激到如许阴暗,越发教人难过。所幸大多数人还是和我一样的想法。为着那一些教人难过的声音,我终究忍不住上来博客结束这蓄意已久的荒芜,象俺爹一样的态度明确:祝福刘翔,支持刘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