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触的时间长了,A开始吻俺的手背,深情的说Bella,或者摸摸俺的头,嘴里叨叨咕咕的说着俺不懂的话。哎,好吧,从一个保守闷骚型国度而来的姑娘俺表示,不要这么直接么,No Bella,我不漂亮嘛!A就笑,Bella!然后郑重其事的问,可不可以baciarsi?

Baciarsi? 嘛意思?Non capisco!....听不懂

嗯,A开始搜肠刮肚的解释,末了终于想起了英文单词儿,KISS !

哦,天呐,不行,baciarsi? NO baciarsi!是这么说的不……

A继续笑,然后纠正我关于baciarsi的发音,嗯,那好吧,un poco,行不行,A拿拇指和食指比划着一点点的意思。

No baciarsi!我也笑,不行啦,不可以Kiss, 一点点也不行。

Un poco…..A比划着

No baciarsi……俺摇头

……

那一场轰轰烈烈的雨到下午3点总算停了,可是天还是阴着,于是我放弃了去神庙之谷的打算,出门闲逛。反正不知道哪是哪就瞎走,火车站,公园晃荡了一圈,说实在的,没什么好玩的,也没什么好看的,实在觉得百无聊赖。

01.火车站,在这里就能等到去神庙之谷的公交车


image

02.街角,后面的高处是我住的旅馆。


image

03.路边的居民区


image

04.街道,有点小清新的感觉


image

05.阴天,改黑白

image

06.

image

晃荡来晃荡去又转到了火车站一侧,然后我碰到了他。

就叫他A好了,比通常的意大利男人个子要高出不少,大鼻子,估计有将近四十岁的年纪。雨后的大街上,也就只有我们俩,一路受意大利人民的影响,俺是习惯性的和人微笑打招呼,而他估计是习惯性的搭讪,就这么认识了。

惟一的麻烦是A的英文仅限于几个单词儿,比我掌握的意大利单词稍微多那么几个,我们手舞足蹈的聊了半天,国籍啦,来Agrigento干嘛啦,等聊到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了半天那个单词我也没听懂,于是他直接把我带到旁边的楼下,喏!只见2楼阳台上有个牌子,上面写着LA SICILIA。

啥意思,不懂哎……

A索性就比划着说,我带你上楼看看。

厄……然后我就同意了。

紧张么?有点儿。担心么?有点儿,那为啥还要上去?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咋想的,大概是天儿阴脑子也晕,一冲动就跟着上了电梯

楼里的电梯窄到不行,撑死也就容纳三个人,2楼停下,M掏钥匙开门,一进门俺就恍然大悟,这个LA SICILIA是报社。。。

不过嘛,谨慎起见,俺站在门口没进去,M则直接进到一个房间,拿出一份报纸和一本杂志来,这个送你,我们的报纸和杂志!

Journalist? 你刚才说的是Journalist吧。

没错!A打开报纸来找出他的名字给我看。

哎,西西里日报旗下Agrigento日报,职业总是让人放心的,俺警惕心没了,于是放心进屋里乱窜,而A则打开笔记本,招呼我过去看。

什么?Google Translate !

A直接打开google翻译的页面,郑重其事的打出一串意大利文:我们就用这个聊天!,然后意大利语翻译英语,哇塞,这回不用猜了,俺当即就理解了,哈哈,google改变世界,我这个算广告么……

在google的强大支持下,俺敲英文,他敲意大利文,一问一答,东聊西侃,再也不用顾虑到听不懂的问题了,俺甚至打开博客给他看我拍过的照片,而谈到Scala dei Turchi,他也直接从google里搜出图片来给我看,两个人对着电脑哈哈笑。

A说他还要值班,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但是现在可以带我去Agrigento大教堂看看。

好。

于是关了电脑,俺们出门,坐上A的小车子一路爬坡而去。火车站一带大概属于新城,而主教堂方向,一路都是蜿蜒曲折的小巷,和暗暗色调的老房子,实在更有情调。A童鞋边开车边介绍,可惜没了电脑和google,大多数我都听不懂。但是作为一个聪明好学的中国人,在不停的听A说话和重复的过程中,俺迅速的掌握了一个意大利文单词儿,“Non capisco”——“听不懂哇”,后来我还会说“No italiano”——“不会说意大利文”,这两句话我跟A学得地道的发音,后来再碰到有人搭讪,俺就迅速甩出这两句,嘿嘿,总让人以为我会意大利语呐。还有意大利文“Si”这个单词儿——相当于英文的“yes”,就是从Agrigento开始, 俺彻底摒弃了英文的“yes”, 习惯性的成天“Si”来“Si”去的,以至于回国后第三天俺和老外谈事儿,聊了半天我突然惊醒,天呐,虽然长句我用英文,但表示赞同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的是“Si”!

一路聊的很开心,特别是自打领悟到“Non capisco”的含义,俺就总是煞有其事摇着脑袋甩出这么句话,并且叨叨咕咕的学A说话完善发音,总让A忍俊不禁。而这么一走才发现,Agrigento还真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如果要从火车站徒步走到大教堂,实在是够远的。

07. Agrigento大教堂,始建于公元1000年。

image

可惜周日下午,教堂关门。于是拍了几张照片后,俺们开车回去,A童鞋又换了一条路来走。作为地头蛇,A显然对Agrigento熟悉极了,一路停车三次,每一个位置都可以清晰的毫无遮挡的看到山下神庙之谷的希腊神庙群。

08.不过距离实在有点远,俺的二五眼要仔细找找才看得清楚,而俺的小卡片机更是不给力哇,2.5倍光学变焦其实是拍不到啥的,A看俺眯缝着眼睛的费劲样儿,一再的嚷嚷再近点再近点,后来索性他来帮我拍。唉,谁的相机谁知道,数码变焦的后果就是照片质量很差劲,大家凑合看一下吧。远处是大海,镜头中的神庙应该是和谐之殿,据说其保存的完整程度仅次于希腊的巴台农神庙。

image

接触的时间长了,A开始吻俺的手背,深情的说Bella,或者摸摸俺的头,嘴里叨叨咕咕的说着俺不懂的话。哎,好吧,从一个保守闷骚型国度而来的姑娘俺表示,不要这么直接么,No Bella,我不漂亮嘛!A就笑,Bella!然后郑重其事的问,可不可以baciarsi?

Baciarsi? 嘛意思?Non capisco!....听不懂

嗯,A开始搜肠刮肚的解释,末了终于想起了英文单词儿,KISS !

哦,天呐,不行,baciarsi? NO baciarsi!是这么说的不……

A继续笑,然后纠正我关于baciarsi的发音,嗯,那好吧,un poco,行不行,A拿拇指和食指比划着一点点的意思。

No baciarsi!我也笑,不行啦,不可以Kiss, 一点点也不行。

Un poco…..A比划着

No baciarsi……俺摇头

……

我们俩更像两个小孩儿,一边对望着笑,一边扯着拉锯战重复来重复去,所以我才把这么复杂的单词儿发音都记得很清楚。说来说去,直到两个人都笑翻了.

A送我回旅馆门口,他还要继续回办公室值班,然后比划着手势和我说,晚上8点,我来这里接你,好么?

不好…..厄,好吧。

Hotel Belveder虽然房间老旧了点,但确是个很有味道的旅馆,告别了A,俺把报纸杂志送回房间,就溜达到酒店的露天小花园里转。然后内心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晚上我到底去不去捏,去不去捏!

09. 小花园开辟在楼顶,可以看到对面的主街

image

10. 雨后

image

11. 我喜欢国外的旅馆,个个都应情应景,在佛罗伦萨,Plebiscito's Hostel 让人感觉住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而Hotel Belveder则散发着老古董的气质,应和了Agrigento二千多年古老的历史。

image

12.嘿嘿,傍晚阴天的气氛更符合这个小花园的气质

image

13.天黑了,路灯亮了

image

回房间洗了个冷水澡,差点没把我冻死,这4欧省得很艰苦嘛,幸好有电饭锅,俺烧了点热水,倒在盆里泡了个脚,好容易把自己又从冻死的边缘挽救了回来,然后就猫在被窝里坐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唉,快8点了,去还是不去,真是个问题啊……

 

 

PS: 文中出现的意大利文单词儿是我用google查的,我只记得发音,不知道怎么写,如果拼写错误,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