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变电站住的那个老房子,L型平房,我家三间屋带一个厨房,隔壁家两间屋带厨房。L型围合出一大块坝子,爸妈在自家领地中央整了一个石头小桌,再往外种了一大片花草。我和弟弟早晨常把喝剩的一点点牛奶冲上水来浇花,以为对它们很营养。天气够好大家就在院子的石桌上吃喝。
隔壁麻脸精瘦的女人很叽喳讨厌,夏天的一个中午,趁上班的上班,午觉的午觉,我和弟弟一个放哨一个作案,把隔壁家花架子上的铜丝都用夹钳给剪下来卖了买零食吃,隔壁女人发现后,对着院墙外骂了好长时间:你们这些死旦旦儿。。。。。。墙外的娃儿好冤枉!旁现在想起来那个平房简直就是别墅级待遇,而且还有邻里互动,唯一不方便就是厕所比较远,现在给我一个那样的房子住,我会乐颠的。
话说那日家里的人都出门去,留下我一人看家,临行前妈妈叮嘱:把家看好哈,出去要记得锁门哦。。。。。。不知过了多久,我正在后面院子里玩小石子,就听得前门传来妈妈的尖叫:你个戳锅漏!门都没关,家头遭偷了!赶紧进屋,妈站在里屋的五斗柜旁边,抽屉都拉开了。哇呀,那个灰绿色的塑料钱包不见了,真的遭偷了也,心头凉了半截。但,奇怪的是妈出门为啥不带上钱包呢,顾不得推理,急忙道:那钱包里的银行卡呢?快去挂失吧。慢,是不是出错了,那个时候,哪有什么银行卡!可我为嘛第一时间就想到银行卡了呢,脑壳头还闪出一串数字,貌似我现在银行卡的密电码。。。。。。隔壁雀斑女人在窗外闪了一下,一脸幸灾乐祸的奸笑。。。。。。
妈呀!原来是个梦,场景、人物绝对真实。
定了定神,想起昨晚和肥皮讨论顺顺,她最近考试成绩不好,却满不在乎,问她想不想考第一名,她说:我考第一?那囊个可能嘛。就是这么一副不思进取,自甘落后的烂样子,我略有点着急,肥皮说:她还不是像你,小时候都是大垮垮,都是戳锅漏,长大点就会好的。然后我就狠狠追忆了一下自己的童年时代,好像真是这样也,青少年时代,似乎也是这样也,中年时代,貌似开始着急了,却已经来不及了哦。算了,由她去吧,有这样与世无争的心态,长大了烦恼会少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