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

韦白

 

一个一个摆在集市的水泥台上,

光洁,亮丽,汁液饱满,

像喝醉了酒似的红着脸。它们

稳稳地坐着,仿佛只为了这一刻

被人买走。它们甚至在微笑。

 

但有一个已烂掉,皮已破开,

露出里面鲜艳的果肉,并幽幽地吐出

一股过分成熟而略微有些腐烂的气息。

没有人会买走它了。它走完了

从萌发,生长,成熟到腐烂的全过程。

 

带着颓废的美,它的内部已酿成

一片红色的海洋。兴许还有一条

蠢动的虫子,从内面吮吸着浓浓的黏液。

它成为一个完全的剩余物,

即使生命完全打开,美到极致又有何用呢?

 

那灿烂的内心,就像整整一个烂醉了的黄昏。

它从前把自己保护得那么好

又有何用?此刻的腐烂

在静静地进行。它在散发着有机质分解后

冒出的气泡。那丰盈的果肉由甜变酸,

 

由硬变软,在液化,在发酵。它被弃置

在水泥台上。集市已散去,人群已离场。

它瘫软着,迷惑而哑然,一动不动。

它破碎的缺口,既像在吐出幽幽的怨气,

又像在等待被清除时最后的呵责与诅咒。

 

2015-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