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元旦---海南---三亚---亚龙湾

精确的位置加上不精确的感情——现在我已经依稀忘记了三个季节前时的感受了,留下的唯有影像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这,是们印象中的海滩,标准到不能再标准.
不过说实话对海南我还是有些许失望的,
首先可能就是天气不太好,灰乎乎,海水虽然绝对绿过我去过的中国其他海岸,
但与期待还是相差距离.

问题在:不合时宜的来到?过高的心理预期?过于不平和的心态?
都有,什么事都不是单一的原因.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标准海滩,不上船去其实还是不能体会到真正的美~
不过我们没有登上去.就在旁边匆匆看完大海就离去了.

那么

什么才是我们寻找的海岸线?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就像是该死的杂志上的骗取版面的标配照相.
我们也再也看不到这是属于哪里的大海,
远景处是一个刚从海里上岸的俄国胖子——在三亚,俄国人随处可见
听当地人说,海岸大多数最豪华的饭店,大多数最好的饭馆,大多数最好的海滩浴场都被俄国人占据了
他们倒像是这里的主人,而我们,似乎是廉价的仆从.
我在离海湾不远看到大批的酒吧,名字全是俄文.
这就是自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海滩的最终归属么?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其实是因为天气太不好了才想到如此处理,
这样看上去,一切不足似乎都被掩盖了,只留下了一个富有精神意淫层面的电影截图.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猩红海岸,难以描述为什么要做成这样,
只记得在EVA剧场版里似乎见到过;类似的场景,
不同的是,那一个比这一个要令人绝望得多.

切换

不知怎么刚才居然压抑到那种地步写出了上面的文字.
只是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话语来衬托那些影像了,但我又想说点什么.

其实海南都是宝贝,而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海螺.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这就是听说已久的鹦鹉螺,海南四大名螺之一,我最喜欢的一种螺
最早听说当然是在海底两万里中的鹦鹉螺号了,
不过没想到真正见到螺本身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浑身是刺具有攻击性.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鹦鹉螺的造型就像是一个蜷缩在自己怀里的鹦鹉脑袋,我们可以看到它的横断面.
有趣的是,现代潜水艇螺旋劲的设计灵感就来自于鹦鹉螺,
所以似乎凡尔纳将那艘神秘潜艇命名为鹦鹉螺号也不能说是完全的臆想.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法螺,也是海南四大名螺之一,电影中常见的吹起的大螺号角有的就是它.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好看的小东西之戴安娜蛤,真是太可爱了,却又带有着一种个性.

image
08-01-04 摄于海南三亚          Nikon D80   腾龙17-50 F2.8
好看的小东西之冠状涡螺,就像是mini潜水艇哈哈,很有现代感的上亿年前的古董.

其实海南,就是海水,温暖的空气,南国风光和数不尽的热带物产.历史上确是极其荒凉的边陲.
可是不管怎样.这里都是我们期盼过的地方,在我们的精神中占据着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