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吧。

前阶段热衷于做的事情是找苦逼的歌来听。(现在听着uummannaq song写这事儿怎么都不到点儿)总之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催泪弹式的playlist。大多数link到具体时间地点人物的会效果到位一点。尤其是,心情游移状态,突然随机播放到的时候,整个被击中的钝痛都放慢并且因此扩大了。当然也有不link到任何东西的,例如《Casablanca》。

看了眼和别人的聊天记录,发现我一直都在开导别人,要不就是出尽馊主意——有时候尽管work out了,但于自己无关痛痒,也就呵呵后了。我自己其实并不是十分相信顺其自然、传到桥头自然直的理论,但一旦陷入麻烦,尤其是情绪上的,基本无法在别人面前剖析自己。至于原因,要么是不会,要么是不敢。兼而有之也可能吧。当我可以做到的时候,基本大势已去,基本可以放下,基本也不劳神费心了。这叫对自己的冷暴力。而且,也仍然在伤害某些人。

我不喜欢被知根知底,有时候为此出尔反尔,甚至做些和本意背道而驰的事情,just to impress you——看啊,我和别的姑娘完全不一样吧,看吧,你值得拥有!不过现在,对这种行为感到厌烦的人恰恰是自己,那就有点讽刺了。是不是代表我从此都循规蹈矩了?我看不见得。

我自己最需要开导的一点就是,我太孬了,怕这个怕那个,从来没豁出去过哪怕一次。 现在已经习惯说些无伤大雅、谎言说不上的那种借口了。这种行为模式背后的理论支持大概就是各种文化“酱缸”。其中之一是死活要选最优、吃亏得死。这种死脑筋,还配得上屁的痛快。你看看你自己吧。

也只是装出陪你跳火坑的样子,颤颤巍巍地走我自己的钢丝,走给你看。你要是鼓掌,我就冒个险跳下来给你脱帽致敬好了。所以我心底大概希望的是、打定主意的就是,你双手环抱胸前,对我赞许的、嘲弄的、同情的、理解的或是怎样的一笑——因为这就是我们配得上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