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死性不改啊,下定决心要早睡早起的,结果在网上一晃悠,又到第二天凌晨了。

晃晃悠悠,心血来潮,突然就把一些知道名字的蜂蜜的博全偷窥了一遍,总体感觉是大家的生活和话题基本已脱离了某谢。

然后又跑去n久没去过的网易。

上次去逛是什么时候,我已想不起。曾经每天开机必逛的论坛,曾经保持了很久的每天去看新闻的习惯,终究还是丢了吧。

坛子现在已经冷清了许多,首页上全是新闻,却没什么人讨论,我也没太多看的兴趣。突然就瞄到几个熟悉的ID,再细看,原来是一些旧文被人找出来回贴了。再看时间,2005年。第一直觉是,好老的文啊。再一想,不对啊,2005年,其实距今也没几年。那会,正是小花横扫大江南北时,也是我和大伙热烈地追他、讨论他的时候。那样的热闹,那样的人声鼎沸。

再后来,渐渐的散了,有人离开,有人潜了。那些花儿,都散落在哪儿呢,我不知道。

曾经存放了很多好文的旧版精华区也消失不见了,链接失效,这个认知又让我伤感了一把。

深夜里重看被人重新翻出来的兰蔻的一篇旧文,依旧感动得落泪。自然就想起更遥远的2003年,那时,经常也是深夜,我读着兰蔻、兰色风迷、苹果、bebe等人的文,也是感慨得不停抹泪。清楚记得,正是这些文,让我一点点了解了一个媒体报道外的某谢,于是从一点点的欣赏到深深的喜爱。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清楚,我一直喜欢的是真实的某谢,还是这些文中描述的那样美好的小谢。

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步入社会的我,已经能平心静气地重读这些文章。可今夜,坐在电脑前,一一重读那些文字,心仍旧被揪了起来,于是一瞬间有穿越到过去的恍惚。可是微微的凉意让我又清醒了些。告诉自己,现在是2009年。对于小谢,我也不知道是从深深的喜爱到淡淡的喜欢,还是已经不喜欢了,只是因着过去的那份情绪,始终保持了一定的关注。也就是不会去特意看他的新闻,但偶尔在网络或者报刊角落看到他的名字,会点进去看看最近这小子又干了些啥。

只是现今仍有个执念,等他在红磡开演唱会,我再去香港。可现在的我,没有把握这个念头会坚持多久。最是岁月无情,但愿日后想起,仍会记得这种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