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西门对着的成府路路北有一家很有意思的书店叫万圣,被人强烈推荐带去,我本来有点不屑,书店而已,有什么神奇。可是我在书店只看了冰山一角,就捧走了两本季老的大作,顿时觉得大事不妙,赶紧结账离开,匆匆跑到隔壁的咖啡馆坐下……孟德斯鸠教导我们,不要和诱惑斗争,远离他,离得越远越好。哪怕是精神食粮。

我一边看书一边复习即将到来的考试。突然想起,按照我当年的规划,我现在应该坐在北大的校园里,当个好学生,学习我梦寐的艺术学。于是提议:去北大转一圈吧,也算我今天到过北大了。
当这样的远大理想在我脑中萦绕,我走下书店二层楼梯,然后就结结实实地摔倒在楼梯上……记得我前两个月在苏州摔伤了右脚么,右脚脚踝上到现在还有伤痕,这次非常好,左脚脚踝和右脚配上对了。不过,因为我是基本上摔坐在楼梯上,所以伤势最重的是……我觉得今晚我得趴着睡觉,可是明天在飞机上,难道我还要表演趴在椅子上?!

我还是坚持漫步北大。在未名湖畔开始叨叨:曾经很狂妄的说,我要考上北大的研究生,然后对人家说,我不去上!曾经看上去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法,现在的情况居然是:我分明是拿到了盖着北大研究生院大红章的录取通知书,然后对人家说,我上不了了……人家还很大气的说可以给我保留学籍。这样看来,我实在是太小人之心了。

然后我开始在脑子里搜寻:对于我的人生我还说过什么呀?

image

放弃北大,说实话,我满心遗憾,留下这样一副要投未名湖的表情也并不意外。
但是,但是,壮士已然断腕,只能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