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一个新的地方,心,一直不静。偶尔看到了婴宁老师写张江,那些用科学家名字命名的路,牛顿路、高斯路呀,还有祖冲之路、张衡路,据说中国人得名字是东西向,外国人的名字是南北向。那些没有小吃店的宽敞街道,忽然间,觉得自己原来都是瞎了眼的。
静心,体会在过着的日子。
另外,听说,前天,金正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