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日志:色情的用途
image
    

这些可爱的苍白的生物找寻救赎的弥撒,离开童年的天堂。他们离开了耗费午后时光的蛋糕,离开了那些迫使他们平庸的服务措施——恐惧不值得害怕,离开了警察常日监管下无精打采的脸,离开了对商品的性幻想。但别以为这样就算是猥亵。所有性幻想都是正常的。想像力通过这种方式引导困惑的生物去接触那些存在严重交际障碍的生物,敏感的、神经质的、被误解的、没经验的、只有很少经验的年轻人,他们能够达到信仰的共识。性幻想真是一种可怜的方式,因为真正不愉快的性障碍被魔力、被变态,最后简单的说,被有趣来遮掩。必须要增加性幻想的品种,只有这样才能造就稳固的消费经济体制,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机构会有给它们贯以“猥亵”的恶名这种奇特的癖好。也许恋物癖没在家装饰房子,却被赶到社会去虐待狗,这只没有任何回报的奴隶,用徒劳和无力的挣扎去坚持粉碎那个虚伪的假冒的恶名,即使在“一只狗”这种不公平的前提下。真正的狗是愤世嫉俗的,他们是报复政府的激进分子,为了争取特殊权利的激进分子,他们要放映日光浴电影、低俗电影、色情杂志、脱衣舞、在泰晤士广场贩卖低俗刊物,想像着8mm电影在柜台和电影内视镜并排出售,同时还有配套唱片,他们茫然却愤怒,因为警察和地方官员都被买通了,把这些罪恶的活动作为回礼——土耳其浴场,妓院以及其他机构共同参与这场盛大的答谢礼,如果说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是真正的猥亵那么只能是——给警方的贿赂。这种对本性丑恶的狡猾的背叛反而扩散开来成为警察、商人、白领的日常所需,它粉饰着这个商品社会消费者的生活。但色情不是——它只关智慧、敏感和成熟的事。但我们政府权利的执行者却仅仅只把他们自己对吸引和厌烦、必要的喜好和评判的最低标准放在首位,立行判断保护什么和惩罚什么以及这样处断的利弊得失。这种保护——惩罚是典型的偏执狂和幼稚的罗曼蒂克主义,这些对胡思乱想缺乏免疫力的倒霉蛋在人性上的苦恼导致他们在热气腾腾的性用品柜台前茫然失措,这些非人的幻象成百万倍的增长几乎闯入了现实世界最后表现为对商品的美好幻想和占有欲,这些幻象淹没了电影审查员的走狗、检察官,警察和他们培养出的只能接受软塌塌的泡沫橡胶般的以及附带可爱的内裤广告的审美趣味的公众,他们以此来决断自己的性幻想生活。因此无精打采的欲念只好围着猪肉罐头和听装焖豆罐。即便这不算是猥亵。性幻想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需求,不关其他人什么事,尤其不关那些本职工作是开发塑料新用途副业却用闲钱来研究漂亮姑娘的色情表演的政治家的事,这些取自公众的血汗钱就是为了不断取悦于这些迷人的小宝贝而被榨取的。阅读任何杂志上的广告都能让人进入性幻想因为这是批量机械生产的阴谋。不争的事实是人们已经在这个艺术机构创造的完美梦境中致盲,丧失了自己的想像力,丧失了他们自己奇妙的性幻想生活,这个完美的梦境到处填充着凹造型、噘嘴、做作的欢乐,伪装成女色情狂饥渴的、迫不及待的强烈的性需求理所当然的被视为被爱抛弃的完美幻想。美丽的商品给大脑提供大量的麻药使我们玩弄女人,导致有些人甚至震惊于除了幻想没穿着从干洗店速洗的衣服的性伴侣外还有能有别的性幻想,震惊于伴侣毫无质感的脸蛋,震惊于一切都是毫无用处的,除了在节制的严格的自我意识下维持平和的微笑的同时在享受商品时因狂喜而昏厥。他们震惊于《热血造物》并称之为下流。经过深思熟虑我意识到我总是震惊于满足对爱与结合的强烈欲望所带来的快乐。当然,执迷不悟于现实的爱的探索者总是把性幻想抛诸脑后。这没什么可遗憾的,因为他们在性幻想的全盛时到达了现实的爱,性幻想发挥出了许多惊人的作用,它们掩饰着无力去爱的现实,诗歌和想像力的奇思妙想从这里喷涌而出,成为他们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悲伤和才思受到冲击,使平庸的美丽加剧为痛苦的美丽……

 

邓莹  完成于二00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英文原文: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336895/ 
译者注:
plastic viewer(电影内视镜)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