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长假的期待让生活变得稍微轻松。我最近尤其喜欢八卦,从聊天中了解到各个人对于“现状”的看法,让自己也不要盲目乐观。以前有个客户总喜欢教育我们,像个导师一样,教育我们,一份工作要干个一年以上,才能对它有个初步的了解。从我的两份工作经验中,我是很赞同这个说法的。只有从疲于奔命的事物中稍微抬起头喘气——也就是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你对手头的工作稍微熟悉一点点后——才可能有空思考一下自己的现状。不知大家如何,总之我一向是如此慢热的人。

周末和胡人一起去二沙岛美术馆的学而优书店,本意想在回家前为家乡的小朋友买点书带回去,可是,我们这次才发现,美术馆里的书店,98%的书都与“艺术”有关,几乎都是我们欣赏不来的书。在角落里找了两三本书,并一本杂志,凑够一百元,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在音乐厅的咖啡屋里坐了半个下午。难怪有些上了班的人还喜欢回到大学里上自习,家里真不是适合专心的地方。我选的书是《我爱问连岳IV》。 一直都很喜欢连岳,看他的文字很有共鸣。他说“一个终生活在恶俗里的人,死前也想尝尝爱情的滋味——这说明爱情不可战胜,没有它死不瞑目”。有很多人怀疑爱情是否存在,连岳始终在摇旗呐喊,真让人感动。

胡人选了《齐白石自述——从穷孩子到艺术大师》。他在书店匆匆浏览几页,便告诉我这本书他很想买,说这本书会加强他的信心:一个人不要太贪心,一辈子只要专注一件事,做好它便是足够了。书里面讲到,齐白石出名后,经常有人邀他一起去做官:

“仲飏劝我积极营谋,我反而劝他悬崖勒马。仲飏这样一个热衷功名的人,当然不会受我的劝的,但是像我这样一个淡于名利的人,当然也不会听他话的。我和他,从此就有点小小的隔阂。”

还有:

“‘我没有别的打算,只想……凭着这一双劳苦的手,积蓄得二三千两银子,带回家去,够我一生吃喝,也就心满意足了。’夏午诒说:‘……当了内廷供奉……还怕不够你一生吃喝吗?’我听他们都是官场口吻,不便接口,只好相对无言了。”

这都是让我非常佩服和向往的姿态。

晚上看了微博上正热议的“热电影”《告白》。一个比较简略的评价是“变态”,因为我认为展现的现实“变态”,因此始终没有代入感,看完没有觉得好看。胡人说其中讨论的“物之哀”是日本人经常讨论的主题,听起来像是村上小说中经常讨论的“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套用林少华的评论来说,就是那等事算不上恶心,算不上变态,而是“一种体制”,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的必然程序”。影片中反映的“校园欺负”的情节,据胡人说在日本社会中十分普遍,已成为他们的心病。日本天皇正在上小学的孙女也正经历着“校园欺负”,连学都不敢上。听说最近又鼓起勇气上学了……

“血腥版的《格林童话》就是出自日本人之手。日本人是艺高人胆大,创作起来不作茧自缚,几乎没有甚么是他们不敢挑战的。”豆瓣上看来的评价,比起电影我更喜欢这个评价。

虽说不应当对艺术作品都给予厚望希望他们有多大的社会担当,不过每当看到关注现实社会的艺术家的作品时,都会觉得特别敬佩。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