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07.1.26
有個朋友跟我說 我是來跟你告別的
我已經准備好刀片了...
可惜我不懂得該說什麽
死亡隻是人生的一項選擇
如果它可以帶給你歡樂
我會爲你的死而歡樂
如果它可以帶給我歡樂
也請你們爲我而歡樂

你是過于堅強
還是已經絕望?
你的臉爲何如此安逸
什麽怨言也沒有人更叫人疼痛

陰郁的花在心裏張成了一片
它們腐蝕了自己
卻更加茂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