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Roy是搞地下乐队的。消瘦,轮廓清晰,眼神颓唐。臂膀和后背都有不同程度的刺青,皮肤粗糙,可以闻到毛孔中散发出的烟草味。长期不好的生活习惯导致肌肉流失,可还有幸能保持少年时跑步,打篮球留下的好体格。颓废中亦带有野兽的气味。

“服务生,摩卡。”“小喇叭,喝什么?”摸了摸喇叭头发,放下包。甘露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坐进沙发里,“不好意思,迟到了哈。”
“哝,我自带了茶水。”
“你走到哪儿都挂着那个烂杯子。”小女人笑着闪着大眼睛向旁边扫去。
“是啊,十三点。”狐狸精翻了页杂志,换翘了另一条长腿。
长腿狐狸
171cm,长着一双媚眼。论语言暴力,狐媚使坏,那妲己哪能是她对手?

“喇叭还练瑜伽吗?”
“当然,每天晚上都会。而且我也开始学习吃素。”
“嗯,肉是欲望的象征。饮食清淡了,身体反而能强壮起来,精神状态也会很好。”
168cm的甘露,肩宽颈长,骨格清晰,腰线突出,皮肤白皙,小腿纤细。内心强大,彬彬有礼,整洁善良。这样近乎完美的女人真让人嫉妒,她的一切都是好的,稍不留神,就会被牵着走,丢失自己。而这样从内到外的美女,通常格外珍惜同性的友情。可以不要那么寂寞。
“但还是有那么一张可怕的
Pizza脸。”狐狸精用小眼睛瞟着,伸展了下脊椎,从上面看着喇叭。

真是受刺激,和长腿狐狸成为好朋友纯属意外。想到那次经历,喇叭仍旧恨恨的。当时,也是这个姿势,狐狸精坐在俱乐部的长凳上,摆出一副讨人嫌的表情,周围三尺之内无人。喇叭背着大书包,上面穿PU涂层的黄色夹克,下面是一条在大腿和膝盖处分别有两朵大花的红裤子,以及白色帆布鞋。超级近视的缘故,就那么一屁股坐在她旁边。在喇叭开始渐渐冷却的时候,发现身边的气场不太对,空气快要重新凝固起来的样子。喇叭装作漫不经心的看旁边,余光扫到她时有想倒抽气的冲动。只是喇叭喜欢死撑,这个时候,她开始控制脑袋加速旋转摆脱困境。还是抽了口气,喇叭抬起头说,“哎,我还从没发现有哪个女生在眼睛这么小的情况下还能这么漂亮的哦!”

“我也从没发现20岁的女生穿得像刚参加完小学毕业典礼跑出来的。”
……
此后,狐狸精出洞会常常叫上喇叭。噩梦的起点

“那是因为我喜欢吃甜的!”
唉,活在这两个巨人中间喇叭常常会觉得很痛苦。

“哦,对了,说到这里,有礼物送你。”甘露从包里拿出来,“哝,瘦脸的。”
小女人先抢过来,“哦
~这个我看到过,快乐大本营有一期里面的小帅哥有用哦。”
“哎哟,这个不错哦!”盘妞欠起身子,打了个哈欠,“我也需要。”
“你醒啦?”“哎哟个屁,给你用!”
“我都没睡着。”

“哎,你们看”,盘妞拿起盖在腿上的杂志,“追女宝典:永远不要捅破那层纸,别告诉她你爱她。表现的越朦胧,对你越有利。”
“甘露,你说是不是?”
“对一般的女人来说是这样。”
“那二般的呢?”
“二般的话,就完全相反。二般的女人羞耻心极强,若不能体会到爱,会转身的很坚决。”
“那我们都是二般的!!!!”四个同样激动的声音。
Cheers~甘露举起咖啡杯。

放下杯子,Lulu向前倾,手臂撑在桌子上,摸着右手食指上的玉貔貅,看着小女人说:“Roy最近找过我。”

生活是一点一点的,向前的,越来越多的。丰富的,越描越完整的,弱化伤心的,幸福增强色的,一幅吸引无数蝴蝶的百花争艳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