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全新的英文自选集。声音如同过往,有金属的冷冽感。其实适合稍晚些的南方黄梅天去灌入IPOD,然后一路听,反复听。

她全新的英文自选集。声音如同过往,有金属的冷冽感。其实适合稍晚些的南方黄梅天去灌入IPOD,然后一路听,反复听。

收到二十一号去北京的邀请,沉寂两年的她和音乐,摄影跨界合作。我和摄影的H断续地有邮件来往。在豆瓣里回复他,抱歉,工作繁忙,一定买新书支持,祝活动成功。 他有时候也会催促我的书,说,你的小说肯定另有 一番姿态;有时候,他也说,作家的称谓过于硬邦邦,我更喜欢称大家为写作者。 我忘记告诉他,盒子封套上的那轮月亮,像极了内心的斑状阴影。   清晨收到你的消息。空气微凉。昨晚被一个梦境困扰,硕大的机场,浓缩为狭长的T台。黑暗处,那些面目难辨的人,拿出锃亮的刃。 我把头发剪得很短。镜子里有消失的青春模样。依然是在人群中无比乐活,却独自隐藏浩渺心事的人。 就像写了三年的小说,和起了渐行渐远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