箬水今年也没有更新几章,现在拿出来存档当BLOG填数下吧。

第二十章 据点

大蛇丸和佐助行进在前往西方据点的路上,西方据点坐落在一座独立的岛屿上,是大蛇丸用于关押特别实验体的地方,有着严密的监视系统。两人先是用砍下的树木当作浮板、树枝为浆滑行了一段路程,佐助在大蛇丸身后,见他忽然抛弃了树枝,双手结印“开”,原本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出现了一座堡垒,两人登陆上滩。
沿着甬道深入堡垒的内部,隔着错综复杂的道路和机关让隐隐可闻远处的惨叫声,随后两人经过关押实验体的牢笼,腥臭的气味让佐助皱眉。终于走到一片开阔的训练场,里面密密麻麻的实验体像接受了指令般地向佐助涌来,大蛇丸向佐助说道,“解决他们”,自己则纵身跃上了观察台。

点击“阅读”全文 或走

晋江连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2757

晋江链接:http://my.jjwxc.net/backend/managernovel.php?novelid=412757

第二十章 据点

大蛇丸和佐助行进在前往西方据点的路上,西方据点坐落在一座独立的岛屿上,是大蛇丸用于关押特别实验体的地方,有着严密的监视系统。两人先是用砍下的树木当作浮板、树枝为浆滑行了一段路程,佐助在大蛇丸身后,见他忽然抛弃了树枝,双手结印“开”,原本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出现了一座堡垒,两人登陆上滩。
 沿着甬道深入堡垒的内部,隔着错综复杂的道路和机关让隐隐可闻远处的惨叫声,随后两人经过关押实验体的牢笼,腥臭的气味让佐助皱眉。终于走到一片开阔的训练场,里面密密麻麻的实验体像接受了指令般地向佐助涌来,大蛇丸向佐助说道,“解决他们”,自己则纵身跃上了观察台。
利用药物控制人的意志,使得他们失去自我意识而成为杀人的工具,是大蛇丸多年精心研究的成果,这些经过忍术灌输的实验体在佐助挥舞的草薙剑被轻松击倒,或被千鸟流麻痹昏迷。大蛇丸在看台上观察着,三年的修行让佐助的查克拉有了巨大的进步,随着咒印状态的打开,雷鸣声中的蓝色光花让他不由得吐出了舌信,这是由他给予咒印而发掘的完美容器,那双红色的写轮眼是他通往更高忍术境界的媒介,即使雪的担忧也无法让他放弃。
他所制造出的容器,他必定会把它征服。大蛇丸看着只是把实验体打倒而不杀死的佐助,让他想起那个初次带雪来的这里的日子,看见佐助的第一眼他就决心把他培养为容器,大概因为他和雪实在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
廿年前
清晨,星野雪如常地服侍大蛇丸起身更衣,跪在他身后轻轻梳理他黑色长发的时候,她开口道,“大蛇丸大人。”
“嗯?”他转头看她。
雪有些犹豫地问,“等下早课前……我可以去一下后山吗?”
“嗯”他允诺。他清楚记得,两年前的今天是他初见雪的日子,那一夜她失去了自己的姓氏,失去了父母和所有的族人。
从此她的生日再不是节日。
“下午我要带你去西方的据点,准备一下。”
“是。”
出发的时候,大蛇丸解下原本缚在雪脚踝上的脚镣,并不笨重的脚镣随着雪慢慢地长大,显得有些小了。“收回房间吧,今天你用不到。”大蛇丸把脚镣递给雪,雪把它放回自己的卧室,现在的她虽不必一整天都戴着它,而有时夜晚静坐在书房,一点点细小的金属擦撞声都提醒着她,她不过是一个被暂时给予自由的侍女。
晚秋清晨的冷风吹过山棱,比平地更为寒冷,山风吹着雪墨绿色的斗篷,发出衣襟撩拨的声音,帽兜也被吹开,露出雪洁白光滑的脸庞,此刻的她站在山顶却对冷风毫无感觉。不知从哪里飘来的枫树叶子沾在她父母的墓碑上——一颗光滑的没有刻着任何名字的黑色石头。
没有鲜花,没有纸钱,没有任何用来纪念先人的东西,如此巨大的悲痛让人甚至没有眼泪。雪的眼眶微红,她已承诺过大蛇丸,甘心情愿地放弃自己的姓氏,不能曝露身份,甚至连祭拜父母都要小心翼翼,就这样伫立在父母的墓前,悲从中来。
唯一的安慰,是有人懂得她的孤单,雪伸手握住身旁大蛇丸垂下的指尖。大蛇丸看着她被风吹得微红的脸颊上显露的悲痛而复杂的神情,这实在不应是一个十岁的少女应有的表情,雪像是有什么要说,顿了顿,又撇开头去看着另一个方向。。
大蛇丸看不见她的脸,却想象的到她脸上的表情——雪常有的若有所思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的手指冰凉,他抽开手,把雪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从大蛇丸温暖的手掌传来的温度才让雪惊觉自己的手是冰冷的。
“他们在山上会冷吗?”雪抬头问大蛇丸。
大蛇丸不忍看她眼中的悲痛,他知道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安慰这种伤痛,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命令道,“走吧,今天你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雪摸了摸伫立着的无名石,拨开沾在石头上的枫叶,跟着大蛇丸向山下走去。
山崖陡峭,大蛇丸不急不徐地在前面走着,现在的雪已完全能跟上大蛇丸的步伐。走了一会儿,雪在身后开口道,“大蛇丸大人……”
他知道她踌躇了很久,终于要问些什么,片刻间他惊觉彼此竟已了解至深,一个眼神、一阵沉默就可以意会对方的心情。“嗯?”他回头看了眼雪。
“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仇人……可以……去报仇吗?”雪用祈求的目光仰望着大蛇丸。
他的眼神如往常般的冷酷,“你应该记得,这世界上早已没有藤川雪。”
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她明白她不应该有此奢望,“嗯”雪轻声回应着。
他知晓雪所要面对的敌人的强大,让她存有报仇的希望无疑是一种危险。
不一会儿到了山下,雪戴上帽兜,垂下缝在帽檐上的轻纱,让人难见容颜,随着大蛇丸穿过市集,出了村子,又翻过一座山,到达海边的时候已近中午。星野雪知道他们要前往隐秘的西方据点,大蛇丸让她帮着从旁边的树林中砍下几段木头,用藤条扎成了小舟,两人站在浮舟之上,以树枝为浆,划向茫茫无际的大海。
阳光照耀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两人一起划着木筏,此刻,如果不是怀着对未知任务的恐惧,该是如何美妙宜人的下午!雪站在大蛇丸的身后,和大人一起利用查克拉带动树枝快速地在大海中行进着,即使面对汹涌的风浪,大蛇丸也不会回头看她一眼,任凭冷冽的海风吹打在她被浸湿的衣衫上。
划了一段时间,大蛇丸放下了木浆,双手结印,一座小岛便从原本空旷无际的海面上出现在近前,两人弃筏上岸,向小岛上的堡垒走去。
这座小岛乍看之下只是一座密布着原始丛林的无人岛,而在大蛇丸解开布下的幻术后,山壁上就露出一道被藤蔓覆盖的石门,可通往堡垒的内部。
坚硬的石壁,复杂的机关,长长的甬道和音隐村的地堡一样昏暗,连不时可闻的从远处传来的挣扎嘶吼声都如此相似,这可怕的声响在岩壁中回荡着,随着回声传出很远。星野雪战战兢兢地跟在大蛇丸的身后,不知道在等待她的是怎样的任务。
穿过弯弯曲曲的甬道和无数扇的石门,面前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圆形广场,四周的石壁上嵌着小块凸起的石头,可以让人借势而上,通往顶部的高台。广场四周有许多扇幽暗的铁门,尽管看不见门口的情形,但站在场上星野雪已经隐隐感到来自门后的骚动。广场的四周点着一圈火把,照亮了整个场地。在雪还在环顾四周之时,大蛇丸回头看了她一眼,命令道,“杀死他们。”话音未落,他双足轻点,已飘上了高台,剩下雪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广场中间。
忽然间,原本关闭的铁门被打开,涌出几十个穿着囚衣的青壮年男子,他们双眼通红,面目狰狞,手上拿着各式的武器向雪袭来。雪没有时间惊异于大蛇丸的安排,第一次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和往日与大蛇丸练习时的对打截然不同,尽管这些人的体术和查克拉远没有大蛇丸厉害,但人数众多让雪一时也难以应付。她右手用苦无抵挡着最靠近的几人的攻击,闪展腾挪之际迅速从背囊中取出风魔手里剑,掷出一个漂亮的大圆,将一些陆续靠近的敌人击倒。
雪刚获得了喘息之机,却发现一些伤势不重的实验体又站了起来,继续向她发动攻击。雪心里不由得一惊,果真要如大人所命令的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吗?尽管这些人对大蛇丸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实验体,而对她而言,却是有着血肉思想的人类,至少曾经是。
雪没有继续思考,而是抛出了几枚烟雾弹,广场顿时笼罩在一片白色的烟雾之中,当这些实验体不知所措之时,雪已借着石壁之力高高向空中跃起,双手迅速结印“巳—未—亥—寅”,“蓝樱之舞”。她利用海岛上潮湿的空气,将空气中的水分在瞬间凝萃取成冰,利用查克拉形成的旋风把这些冰片如天女散花般袭向地面上的敌人,幽蓝的查克拉风夹杂着绵密的冰片如一片蓝色的樱花瓣飞舞在空中……大蛇丸在高台上看着雪的一举一动,不由得暗自赞叹,他精心栽培的弟子果然不负所望,雪可以巧妙取五行之力,用风系之术,改变了水系的形态。他不是第一次看雪使出“蓝樱之舞”,但依旧赞叹于她对忍术的天赋,可以轻易悟到许多忍者穷其一生追求的境界。
烟雾尚未完全散去,却已经可以看见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众多被查克拉风击中的实验体,被大量带有查克拉的冰片穿透身体已经造成了他们肌肉和经脉严重的损失,大部分人都已不能动弹,少数伤势不重的人却继续向雪袭来,大蛇丸制造的实验体的战斗力异常惊人。
“蓝樱之舞”凝结的冰晶尚未融消,忽然星野雪手中出现无数根查克拉线,在她十指操控之下如琴弦般华丽地飞舞着,把冰晶全部吸引到查克拉线上,集结的查克拉线变为两道粗壮的鞭子,急速向剩余的敌人挥去,被光束扫到的实验体发出声声惨叫倒地。
星野雪环顾四周,确认所有的敌人都已丧失了战斗能力。
她兵不刃血地制服了所有的实验体,跳上高台,略微气喘地面对大蛇丸。
然而,她得到的不是夸奖,大蛇丸冷冷地说:“我给你的命令是什么?”
雪愣了一下,冷汗顺着脊背淌下,她不敢回答,战斗前她听得明白,大蛇丸给她的指令是“杀人”。
“下去。”他的命令不容违抗。
雪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睛望着脚尖,不敢正视大蛇丸。忽然间,她觉得小腿一痛,不知何时大蛇丸手中多了一枚长鞭狠狠抽打了她的小腿,雪踉跄了一下,还是努力站直了身子,她明白这是大人对她的警告,她可以感觉到血已经从腿肚慢慢流下。
“还要我再说一次吗?”
大蛇丸的语气充满威胁,她知道如果继续抗命会面对怎样的后果,没有人可以活着违抗大蛇丸的命令;然而,杀人——她真的没有准备好。
踌躇间,又是一鞭狠狠落在雪的小腿上。她为了站稳,下意识地抓住了大蛇丸的手腕,随即又闪电般的缩手,她知道面对大人的惩罚,除了承受,没有其他选择。
大蛇丸原本紧握的拳头在被她触碰的瞬间松了一下,随即又握紧,他知道,此刻他不可以有一丝的怜悯。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她终于诺诺地说,她知道忍者必须要杀人,然而面对这些已无法对她造成伤害的实验体,她实在无法下手索取他们的性命。
大蛇丸看着她,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你会准备好的。”
他眼神中露出的一丝狡狤的残酷,让雪不寒而慄,大蛇丸忽然收起了鞭子,无视于她流血的双腿,拖着她的手飘下高台,离开了广场,重新走回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