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命运的安排面前,我终于选择了顺从与接受,终于提前离席。

在腾讯的最后一段日子,我好像回到了2003与2007年的毕业季。
极其不愿意从自己熟悉与喜爱的生活模式中脱身,极其不愿意告别非常契合的身边的友人,极其不愿面对完全陌生的新生活与新工作,对于前路,迷惘,忐忑,焦虑,甚至还有一点小恐慌。
总觉得手里的无敌兔也好50D也好,都没捂热呢,就要放开了。世博园里还有好多展馆没去看呢,好多章也没盖,竟然就这样扭头离开了。还说要跟婷婷姑娘互拍工作照呢,结果硬盘里根本没有几张自己在世博园里的留影。我身上的卡通T恤牛仔裤,脚上的NIKE球鞋,自在得就像长在自己身上,如今也要换下了,就像换了一身皮囊。
于是,我要暂别自己已经生活了将近七年的上海,去近在咫尺的、天堂杭州。
杭州是我非常喜欢的城市,但这次来,却不是旅游或出差,而是要开始一份我并不熟悉、也兴趣缺缺的工作。
从明天开始,我也要人模狗样地穿着套装和皮鞋,甚至还得化点妆,朝九晚五地窝在办公室里。去面对自己从小就头大的一堆堆数字,写软稿,拉关系,曲合逢迎。我曾经说过,打死我也不再做PR,结果兜兜转转又回到老路上。工资会比之前高,我也卯足劲看能不能钓个金龟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开心,充满活力。
9月17日,退了电脑,还了相机,在离职证明上敲了章。晚上和同事们一起胡吃海塞,吐槽JP,临走的时候姑娘们都扑上来拥抱我。感觉多像大学时期的散伙饭,不过,散的只有我一人。
这是第一次,我在跳槽之前如此不舍。而以前,全都是解脱般的快意。稀里糊涂、不情不愿地走到这一步,在命运的安排面前,我终于选择了顺从与接受,终于提前离席。身边的人,还有自己的理智,都在说着这是一份不错的工作,有值得期待的钱途。但此刻的心理,除了焦躁,只有酸楚。
我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呢?我到底希望成为怎样的人呢?
不是什么财经记者,更不是什么公关经理营销策划总监。我希望能有自由的生活与工作,背上相机,拿起画板,去重现眼中心底的美。
我一直觉得自己缺乏运气,然而越来越看清楚,我缺乏的其实是勇气和才气。
所以无法孤注一掷,毅然决然,去追求自己憧憬的人生。

明天会怎样?我不知道。我只能说,希望明天会更好。
就像我在曾经的毕业季,在曾经的许许多多重要的十字路口,许下的那些可笑的愿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