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不睡,在网上看惘闻在张北音乐节的视频。把自己置身于草原之上,蓝天白云,如临现场一般。这假想让我沉醉。
自从卖匡威鞋之后,每天被琐碎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又想起那句"男人顶天立地",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吃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直在吃苦。若干年后我希望自己依然自由开心,而过去所经历的则成为别人不可拥有的财富。
很久没看电影了。我想看电影最幸福的地方在于每当你看完一部喜欢的片子所经历的过程,通过一部电影甚至一个小片段就可以了解一个人和他的人生。也可以将自己插入影片之内,或者代替某一个角色,120分钟的镜头畅快淋漓,在那以后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可以说人生苦短呢。我们了解一个人或者看透某个道理需要多少时间,在这过程之中又要经过反复的怀疑和思索。这个混沌的世界每个人和你想象的又是完全不一样,别人也不曾了解你。你是否也曾怀疑自己?
是的,这假想的过程不过区区二个小时,而我希望自己的人生是40年,那一年我结婚,那一年我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