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降落伞背包要比一般的背包要大,要重,因为他背着大.小2个降落伞。在3500米左右,小降落伞打开,之后飞行一段,大降落伞才会打开。而我,则穿上了单独的捆绑背包。为什么说“穿”?这个背包的底部也有2个背带,是要把腿伸进去,然后勒紧固定。就像乌龟套上了龟壳的感觉。走路的时候,勒在大腿根的2个带子,总卡屁股,这叫一个难受。不过像我老公他们这种穿惯了的,到好像走路很自然,我却感觉自己一直在咧着腿走,像只鸭子。

被拉上了部队的军绿大卡车,我们最后这拨一行8人向calvi机场进发。这时,天已经有点微微擦黑了。飞机是架小型的私人飞机,被刷了难看的湖蓝色,到是在高空很醒目。螺旋桨卷起了大风,忽忽悠悠,舱门离着地面距离还不小,我又被套上了“龟壳”,连拉带拖地被拽进了机舱,右膝盖还被一个波兰莽撞鬼在后面使大劲,一下磕在舱门底缘,这叫一个疼!老公被分配着坐在机舱底部,我在舱门对面,遥遥相望,哎,连撒娇都没个机会了。看老公狠狠瞪了一眼那个莽撞鬼,我心里偷笑,嘿嘿,小鬼吓得不敢直视老公了。

坐定,我的老师把我背包后的2个挂钩与他的降落伞背带连好,又紧了好几个带子。飞机开始上升咯~~~

但没飞一会,从飞行员那边传来消息,老师告诉我,今天可能不能跳了,时间太晚了,4000米的高度能见度目前已经不适合跳伞了。我晕!等了5个小时,飞机也上来了,这腿伤也受了,现在又不能跳了,我这点儿怎么这么背阿?!别说,当时我膝盖被磕那一下,我边揉着腿,自己边想:出师不利阿,但愿我跳伞别出啥问题。这下也好,自己别瞎琢磨了,全省了!老师知道我一定很失望的,边安慰我,边让我看窗外calvi的美景。夕阳西下,柔柔的,淡淡的,照射着这个小城,海水也静静的。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全城,原来觉得已经熟悉并习以为常的景色,忽然又注入了新意。

为了不虚此行,老公他们选择了2000米跳。每个人临跳出舱的表情和动作都不同。有2个,可以看出他们的紧张,开舱门前,满脸严肃,那个波兰莽撞鬼还自己小声祈祷一下,嘿嘿,没成想被我一眼瞄见。打开舱门后,感觉他们都是翻着跟头跳出去的,各自还发出不知是兴奋还是害怕的嚎叫声。老公最后一个出舱,他面向舱内,背对天空,对着我大声说:je t'aime!!( 我爱你),然后一个侧身,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本想,往舱门多探探头,好找找在天空里翱翔的老公,可惜一直与老师捆绑着,不好动作太大,而且舱门一直打开,我也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飞机来了个突然下降,忽悠了一下我的小心脏,飞行员坏坏地大吼yoho~~, 想必这也是他的一个小乐趣吧。

伴着最后一抹残阳,我们又飞回了机场。等老师和飞行员固定好飞机,做好各种工作,天已经几乎黑下来了。坐着大卡车,晃悠回部队。路上,老师直说对不起,我说不是您的错,不过我还是有点小失望。他说那明天,或者后天再来啊,我说也许周末吧,平时老公上班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带我过来呢,他告诉我,周五他们就要离开了。

说了这么多,发点照片吧。因为在部队,不敢太拍士兵的大头照,多是些无人景物。不过帅哥确实不少阿~~~

跳伞降落场地,也是在部队内,还可以看见一个小岗哨呢。绿地,雪山,美吧?老公说在这种景象下跳伞可不多得哦。
image

大厅里,刚跳过伞的人都在这捆降落伞包。看着都好复杂!
image

我站在一张像大蜘蛛网一样的降落伞前面,看就是它,其实是个装饰物!
image

被“蜘蛛网“隔出来的地方,原来别有洞天!
image

部队大院儿,在这种地方办公,舒服阿~~~
image

来张正题的。
image

再来,结束!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