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科幻·文学秀》“中国流名人战”栏目写的稿子,
基本就是每期一个题目,大家分别写几百字的小短文恶搞,
参加的尽是些人气帅哥美女们,
程婧波拉拉kenzo七月张卓雪舞之类……

广告做到这里,先看十月份茄子的文吧,
这期题目是:

犬夜叉

中国流名人战·犬夜叉
文/夏笳
晚安故事
夜色如水,一轮圆月慢慢爬上半空,四野里隐隐传来了一声声凄厉的长啸。
杀生丸如一阵风般穿过魔沼的丛林。夜间的林中总是不安分,绿莹莹的鬼火四处飘荡,时聚时散,那些黑黢黢的枝叶藤蔓都在雾气中不动声色地摇曳扭动,仿佛想攥取什么似的,发出细细簌簌的声响,偶尔有一两声哀怨的呻吟从脚下传来。沿路上不时有奇形怪状的黑影吃吃低笑着爬出来,被杀生丸冷冷地一瞥,便又迅速缩回去了。
他像个鬼魅般无声地走进院子。今晚的月色亮得让人心慌,白花花地洒满了每一个角落,杀生丸推开湿重的柴门,那月光也就流水一般涌进小屋里,照亮了坐在床头的小小身影。
杀生丸皱了皱眉,说道:“小玲,怎么还没睡?”
小玲拥着被子,笑嘻嘻地说:“等你讲故事给我听嘛。”
杀生丸无声地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屋子里这么静的话,连这口气本来也是听不到的。他走到床头坐下,问:“想听什么?”
小玲望着窗外想了想,说:“讲个我没听过的好不好?”
杀生丸淡淡地说:“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你没听过的故事了。”
小玲又想了想,说:“那还是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吧。”
杀生丸又叹了口气,说:
“好吧。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坐在院子里面玩,突然从草丛里钻出一个长着狗耳朵的孩子,我问他是谁,他不说,后来不知怎么我们就打了一架,最后他打不过我,就在我腿上狠狠咬了一口。从那之后,我们只要见了面就一定要打架。”
月光从窗外静静地流淌进来,溅落在地上嘀嗒作响,小玲半闭着眼睛笑了起来,说:“讲完了?”
“完了。”
“太短了,再讲个长一点的嘛。”
杀生丸只好又讲起来:“我小的时候,有一次在河边玩……”讲着讲着,他声音低了下去,小玲已经闭上眼睛静静地睡去了。
邪见从门外蹒跚地摸进来,轻声唤道:“大人?”
杀生丸没有回头。月光柔柔地笼罩着躺在床上的人,照着她稀疏的白发,她嶙峋的手臂,她皱纹丛生的微笑的脸庞,这张脸曾经天真无邪,曾经笑颜如花,最终还是干瘪枯槁得如同朽木,只有一双眼眸依然澄澈清亮,却再也不会睁开了。时间啊时间,什么都挡不过时间的侵蚀,在你面前人是那么脆弱短暂,转瞬即逝。
其实对妖怪来说,也未尝不是如此。
鬼魅从各个角落里渐渐聚拢了来,开始啃食她的魂魄。杀生丸握紧腰间的天生牙,却一直没有拔出刀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