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我自己就是个购物狂,又打理着一个关于购物狂的栏目,所以送礼的事还是给过别人不少建议的,不管所送是否真的“合情合理”,但至少只为银子发愁,没有觉得为送礼发愁过。然而貌似有句老话叫做“瓦匠家住倒屋”,我所接受的礼物中,十之八九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弃之可惜”都多说了,只能说是“弃之不环保”。

     昨日收到过期生日礼物一枚,第一,包装就触了我的霉头。不包装还好,偏偏用该死的黄绿色包装纸,且在外面能看见没剪干净的双面胶。我也是极粗心的一个,然而既然选择了送礼,在这件有预谋的近似于作秀的项目上也要稍稍小心一点吧。

    包装拆开之后,方见一个小盒子,还没有看清楚盒子上面画着啥,就稀里哗啦掉下来一堆东西,竟然是三四对扣型电池。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小盒子是“开窗设计”,里面尚有一层塑胶壳,这些电池就是放在盒子和塑胶壳的夹层中间的。定睛再看赫然四个大字“点头娃娃”。里面竟然真的是个塑料的小人,比街上卖的小笼包子还要小一号,样子非常伊斯兰,因为除了脸,其他部分都是一体的,像个裹了头巾的馒头。看使用说明发现这娃儿还是有技术含量的,貌似声控,能完成“点头一下,点头两下,摇头一下,摇头两下的”的既定程序。终于明白,那些扣型电池就是配备给这娃儿的。送礼人看来是不想让我把它扔掉,而要百年、千年、万年地保存下去,天知道这么多电池什么过期跑电了都用不完呢。然而附赠电池一折,虽然不失贴心,美感却也荡然无存,送礼不是送粮票和美钞,看上去好最重要,大忌之一,又犯了。

    好事的刘、谢两人立即在淘宝上人肉此娃,发现还是挺出名的,韩国电视剧《火花游戏》还是《花火游戏》里就那这个当道具,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又不是没告诉过你本姑娘讨厌韩剧,讨厌棒子,还送这个!不是挑衅吗?然而气归气,还是非常优雅地在QQ上向送礼人道谢。没想到此人更甚是欣欣然地表示这个娃娃是送来让我倾诉用的。还特别点明,这娃娃每月一款,送我的这款是二月的,因为我的农历生日在二月!鄙人农历生日的确在2月,然而连鄙人的老妈都只会给鄙人过阳历的生日,你有什么资格在4月的末端还口口声声说为我庆祝二月生日!真是脑瘸到极点!还有那一句所谓的“倾诉”,还以为我是纠结乱生,愁肠百结的双鱼女么?本人平生最憎倾诉狂,未见已绕道而行,难不成自己也要心向往之不可?不知道我腹黑不要紧,但不要假设我是个纯情少女啊!

    从小学开始,每学篇课文,老师就让我们找本文的中心思想,找到现在成了习惯,每遇一件事也会有条件反射。此事总结下来还是有不少值得借鉴之处的,除了惹我怒了半天以外。

  1、礼物能让送礼人锦上添花,然而不能雪中送炭。错的人永远送不出对的礼物,虽然人民币这种通货基本是最对的礼物之一,然而除了真的卖掉灵魂,还是会有人抗拒。

 2、大胆假设,但要有前提地假设。送礼人第一把自己设想成韩剧里的男主角,不才正是他假想的韩剧女主角。不好意思,这种假设第一贬低了我,第二又抬高了你。我不愿屈就柔情似水,但如果您能但凡稍微趋近于男主们的相貌(鄙人不爱棒子口,但是还是承认他们比路人甲好看),我也能跟您假装小家碧玉一两式。

 3、对的礼物是以对的关系为前提的。如果换做一个闺蜜,送我一个塑胶娃娃,我想我会非常开心地接受,因为关系到了,亲密度也到了。别说闺蜜,不是很闺蜜的女性朋友也说得过去。着装上的overdress(着装过度)不如不装饰。同理,在尚未成为熟人的状况下,过于亲密的举动只能说是侵犯。一个娃娃摆在那,明显说明送礼人的内心在讲——“小女孩,让我来保护你吧”!不好意思,滚!

 4、有没有心意看得到。小时候看少儿不宜读物《警世通言》,第一篇就是《卖油郎独占花魁》,开篇便道,要想获得风月场上女人的欢心,要么撒银子,要么长得帅,要么温柔贴心。所谓贴心,在尚未形成关系时,只能表现在“心意”阶段。比如点头娃娃的包装纸盒上留有写留言的位置,然而是空白的,誓言旦旦说是跑了几条街买来的东西,我真看不出你是有心意的。

        写完了,舒心了,我对自己说,你是个27岁的大龄剩女,“秒速抓得紧了,皮肤却渐渐松了”,尚在此地大谈“挑三拣四哲学”,活该做剩女!

      (PS,对于史黛拉小姐,最近她貌似又想要改名回归Xingyi,我曾有过两次送礼失败的经历。我承认,那两件什物的确是我想买,然而没有购买的借口,故,买来屯做礼物的。然而近期的黑花旗袍,希望能成为你的心头好。你的猫叔我很爱,现在正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