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滴滴答答地過去,我在微博的跑道上趕路,沒錯啊,我也加入了這個現代羊群,且心甘情願成為那隻被圈住的羔羊,心癮就是那麼一回事吧,一開始,它只是一種習慣,慢慢你就發覺自己離不開它了,這是比習慣來得短暫,卻又更危險的一種存在。

所以這裡荒廢了一陣子,突然讓人羞愧起來,雖然也不知道有多少個你,還是會偶爾來轉轉,看看我的碎碎念,哪怕只是過去式。現在想起它時,又可以這麼輕易地拾起,結束和開始,來得毫不經意,過日子,似乎就得這麼過。

在澳門做雜誌步入一週年,為這個城市書寫紀錄點什麼,是我一直的心願,一年下來,不停不停遇到有趣的人,他們當中的很多個,都能讓我產生為其紀錄故事的慾望,這算是完成了一半理想嗎?雖然現實有時候又總是殘酷地踐踏著眾人的夢,可現在的我,已學會了一種比堅持更可貴的執著,它支撐著我步過了以往不能想像的檻。最大的遺憾,大概是每期用別人的名字、去為他人書寫一段卷序吧,呵呵。當有人開始猜不著我年紀,而我又為這事竊喜之時,才突然明白,這不正好是年輪送我的最大禮物嗎?人生即將步入第三個十年,開始不抗拒,種種心態的轉變,好像都是對的。

季節開始變更,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心裏浮起的總是那層層疊疊的鄉愁,打從18歲,就已經有這種感覺,很慶倖至今仍未麻木。幾年換一個環境,的確會有身份缺失的矛盾,想家這回事,同樣是一種心癮,偶爾發作,短暫又致命,與微博同理。當然,也可能不是因為一座城市,若那裡沒了溫暖的回憶,誰會貪慕凜冽寒風的呼喚?熟悉的家,你也是一種無法戒掉的癮,並不是習慣了它,只因沉迷其中,於是頭也不轉地,一次又一次二話不說即步入羊群,一圈去,一圈返。

有時候我會想,走不出就走不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