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夜幕下一只蚊子看着慌乱的灯吐露吐露
我在这个空荡的街头看风景
西装男如一群群优雅的鱼交谈着收获的季节
或许是群花怒放的春天
而我的心如冬日湖上的冰裂
颤抖着保持安全的姿态
如果一只夜晚的鸟登陆在冰片上他的脚够不够灵巧
灵巧至蓝色的汪洋海翻涌至心灵亦无法击倒
生命如此的狭窄而艰难我却要开出一朵无果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