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想起之前用的那台旧笔记本电脑,它的左下角USB接口处总是漏电,常常被电,手掌麻麻的。后来以200元的价格卖给了来小酒馆看演出的一个学生。回家之后买了新的,不用再花半分钟开个网页了,可以同时开十几个窗口了,可还是忘不了那台旧笔记本,忘不了它陪我在阴冷潮湿的房间看过的电影和唱片。
我是念旧的人,有些东西值得被记住。
昨天晚上去了革命者,见了一个朋友。难得的放松,酒喝到恰到好处,有姑娘和我搭讪,没理她,她觉得无趣也就走开了。捣了一盘台球。回家之后脏兮兮得直接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和尼尼打了电话,满腹心事一直到二点才睡着。
我还是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我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