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和水一直感觉很亲近,没和什么物质有过这样的感觉。人类都是和水亲近的吧,我猜。

整个冬天一直挂在嘴边要去游泳要去游泳,可是工作的时间恰好block了游泳的时间。要么工作,要么游泳。我如此拜金,不得不选择前者。想来如果真的有一天有自己的一块地方,有自己的楼,有自己的窗,那我想应该选在靠水的地方。距离上次游泳将近有一个月了,前两天又钻入游泳池里享受20度的无形怀抱。

和老人们一起游泳其实没多大乐趣,首先四川省游泳馆是省队和国家队训练的地方,所以这里水质虽然好,自然来的人全都是政府里的官儿们。一群老头子老太婆在水里扎堆,但是还是有技术不错的,偶尔瞥到臃肿肥胖的身体在身边游过,真的难以相信他/她已经游了600米了。偶尔还会跟他们有一些对话,无非是你是哪个学校的呀,在成都干吗啊,不错啊,有前途啊,努力啊,买车啊,买房啊,耍朋友没呢(交没交女朋友)之类的话。不过我会笑呵呵的对答入流。这次游泳碰到一个川大的,游的好,人却太傲。不知道在骄傲什么。一个老干部模样的人问他,毕业了没,他说没呢,我可是本硕连读啊。那老头笑笑,没作声。游完泳了自然要洗澡,这次一口气游了800米,居然没缺氧,呵呵,说明我的身体素质还在。可是淋浴的位置有限,我几乎和那个川大的小伙子一起出来,找了一圈,也没一个空位。这时看到那些和我聊天的老头子们,他们叫我,小伙子,来这,还有个位置。我就走过去了,果然还有一个空位,在一个小角落里。川大的跟在我后面,也想走过去看看有没有再多一个位置,自然没有了。他问我身边那个老头子,你还要洗多久。我身边的老头子笑笑说,还得再洗一会儿。然后那老头子转过头来,冲着热气腾腾的水,笑呵呵的跟我聊起天来。

本来我对这些老头子们也蛮不喜欢的。可是我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和蔼的老爷爷一类的形象。我的爷爷在我没出生之前就去世了,而我的外祖父从小就对我冷言寡语。所以跟这些老头子们聊天,偶尔也还蛮有趣的。他们的世界观并不狭隘,从很多的语言当中就能体会出他们的智慧。也许不是很高的学历带来的,可是想来吃过的盐,应该还是比我走过的路还多。

在游泳池里也好,在工作的单位也好,在这个社会中也好,也许总是有很多人让人看着就反感,不想跟他们说话,不想跟他们接触,不想跟他们有任何交集。可是惊喜也总是会发生在尴尬的关系中,对别人不好,不代表别人也会对你不好。不曾帮过他/她,不代表他/她就不会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助你。同样的,他/她的观点也许对我们的决定不重要,可是多听一个意见就仿佛多走了一段路,对于寻求问题的钥匙所必经路程也是一种减负。

不是只有自己走过的路才是路,别人走过路同样也可以是组成自己故事的资本。

我想我这个周末去游个1000米应该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