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夜听老妖的歌会。过12点觉得应该去睡觉,躺在床上总是觉得翻来覆去,有事去没完成。最后还是爬起来听全程。晃儿的 情歌。 真的听出了深深的感情。不说基情,单说友情。 以他来听我的演唱会结尾。贴切又催泪。

晚上突发奇想翻了缝隙以前的旧博文。我喜欢她的文章是很久之前的事情。那是我初二的时候,在同班同学那里看到几本 漫友 。翻看后果断从出版社把之前有的能买到的全买齐了。然后,我就喜欢上两个人到现在。 缝隙 和 落落。 我追着他们最初的足迹,从网上看来,仅仅只是从这个界面到那个界面,从这个博客到那个博客。到现在的微博。曾经我看他们的文章,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反复的看,反复的念。网上的所能找到的他们的文字,一个一个复制黏贴保存在盘里。甚至只是一句无聊的签名,我都可以按照时间顺序,保存下来。但是,因为硬盘的原因,这些当初辛苦的一点点保存下来的东西都没有了。所以说,用电脑是多虚幻啊。如果我可以打印下来的话,就好了。多少年了啊,久到我都不愿意去想。缝隙的博客,是从06年开始的,但是我看到她的文,是在两千年左右。今天算时间的时候,自己都吓到了。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包括五月天也是。看来我也是个长情且念旧的人。但是现在却没有信心可以喜欢某个人或者某件东西那么久了。最初燃起热情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的冲击也很大。我在这里也曾经说过。我中学时候常买的杂志 惊奇档案 里,我很喜欢柳文杨。我可以为了他去买一本杂志。后来杂志改版,失去了原有的风格,我也就隐去遗憾,渐渐将它淡忘。然后我忘记了是什么时候的一天,我上网,在某一个人的博文上,看到了悼念柳文杨的文章。我不相信,认为是重名的人,去猫骨匣看,论坛看。然后不得不相信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这么一个有才情,有各种奇思妙想,可以把看似无聊的选题写的妙趣横生,可以把古板的学术以一种平易近人的姿态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博学多才的人,就这样没了。就像是对以前的一种告别。突然觉得自己已经离开曾经的那个自己很久了。一天天麻木的过下来浑然不觉中,已经变成了大人了。然后曾经所崇拜的,喜欢的,记忆中鲜活的人,也许正慢慢的淡出视线与记忆,有的正在老去,有的已经老去。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很恐慌。可是人,不就是一边被生活琢磨着,一边不知不觉的长大。

-------不如相忘于人世间      浮生未歇。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