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五,立春。
阴有零星小雨
有人上山祭祀,有人临窗远目
有人胸怀烈火
死后信了佛不再吃肉
有人心埋深井
离开了祖先放下忌日
人世依然热闹
仍然塞车、罢工
跳楼,或者卷款潜逃
故事可以轰轰烈烈
可以假戏真做
可以生离死别
唯肉身脆弱
需要四面通风的房子
需要不提荤腥
曾经载着失魂落魄者的摩托是风
走过的是流水
时间原谅了敲碎的陶

初九
阴,有小雨
年迈的母亲仍然忧心忡忡
年迈的母亲仍然是母亲
她翻破医书
用几十种草药制成回魂汤
试图换回她多年前走失的长子
“我用常人十倍的忍耐活着。”
茶壶转了一圈,水凉得很快
怀了一辈子英雄心的男人
剩下仅有的一点火气
怀抱火炭
投向他的老父亲
他试图拆掉自身
以证明自己完好如初
若说侠骨,不如说柔肠
理不清是人间事
需要哭笑来打发时日
你总是不言语
但旧物总是纷至沓来
撞击你垂下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