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Patchett的《State of Wonder》看完了。借由Ann Patchett,文学再次展现出了它的伟大。我相信,应该是确信,Ann Patchett正行走在从good writer通往great writer的路上。

拿着《State of Wonder》,走在回家的路上,很高兴。健身的最大好处,在我看来不是少了多少脂肪多了多少肌肉——这是一种肤浅的、广为人知的看法;健身的最大好处,体现在精神层面上。现在一天的大多数时候,我都处于一种喜与悦的情绪中,就跟嗑了药一般,我称之为natural high。那些丑陋的人和事,在我眼中——当然,依旧是丑陋的,健身并不能改变你的审美,只不过那些丑陋的人和事就像是你电脑中一个大小为0kb的文件,不占内存;既然不占我的内存,我也就无意打搅大自然它内在的秩序。这应该可以算作对自然心怀敬意的表现之一吧。

就这么high到了楼下,看见有一个小姐搬家,一群小姐帮忙。那个画面,容我这么描述:大多数搬家的画面,当你回想的时候,都是黑白的;而我眼前的画面,好一个翠绕珠围,泛着旖旎的光芒,带着一种好看的艳丽。我发誓,有那么一刻,我被这个画面打动了。甚至,还想起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抬头,觉得天空隐约传来邝美云老师的歌声。

I felt the smallest ping of something.扭过头,一个姑娘掀开布帘低头走进来,看了看我之光腚,说:我想进来坐一会儿。那会儿,我正在一家商店的试衣间,正准备试穿挂在墙上的牛仔裤。随你便,我想。伸手去拿那条牛仔裤,继续我的试穿过程。她在我面前的椅子坐下,看到了我的第三点,她应该感受到了差异,然后抬头发现是我,再然后,她就尖叫了,不过不是受到惊吓的那种尖叫。在她跑到隔壁她男朋友的试衣间过程中,我替她掀开了布帘。我永远记得要帮女士开门,哪怕是在这样一个极端的状态下。我隐约听到她在跟他男友描述事情经过。我相当满意她对一些形容词的使用。

擦!睁开眼就已经10点了。10点半约了教练。于是能合并到一起干的事情,就都合并了。我正坐在马桶上吃胡萝卜的时候,收到短信:

神贴:问大便和小便是好朋友吗?一楼答,不是,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二楼答:是的,但小便更讲义气,大便不是每次都陪着小便,但大便出场小便总是力挺!

擦咧!太他妈恶心了吧,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收到这样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