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步刊登於 Queerology.

image
大合照:台灣第一對拉子的公開佛化婚禮(來源:同家會

上週六在弘誓佛學院,台灣第一對舉行公開佛化婚禮的女同志伴侶美瑜和雅婷,典禮完滿舉辦,莊嚴美好。無獨有偶,7月底伴侶盟正式推出「同性婚姻、伴侶制度、收養、多人家屬」民法修正案,接著 10/27 同志大遊行主題則是「革命婚姻—婚姻平權‧伴侶多元」。台灣爭取同志婚姻平權的運動能量,慢慢匯聚了起來。什麼是伴侶盟的民法修正案?先來看看伴侶盟推出的民法修正案,要點為:
  • 同性婚姻
  • 內容和效力跟異性戀婚姻一樣
  • 將性別用語改以中立方式表述
  • 伴侶制
  • 一對一的二人
  • 不以愛情/性關係、相互忠貞為義務
  • 強調雙方的個體性
  • 繼承、家庭生活費用等諸多生活中的權利義務,可由雙方協商並以契約約定
  • 雙方親屬不會成為姻親
  • 單方即可終止
  • 預設為「分別財產制」
  • 不得與第三人結婚
  • 多人家屬
  • 不限於一對一關係
  • 不以親屬關係為必要
  • 可自主選擇
  • 收養制
  • 目前社福機構皆限定異性戀合法夫妻才可領養,排斥了單身、同志、不在婚姻中的異性戀伴侶。
  • 本草案要破除上述身份關係的限制,開放皆可收養。
該草案擬定過程中,參考了多國立法經驗,也經歷LGBTQ社群內部許多NGO、個人的辯論。面對同性婚姻最大的焦慮,莫過於:
  1. 不想進入婚姻的人,會不會遭受另一種壓迫?譬如不想進入異性戀婚姻,遂有「剩男」「剩女」的單身歧視。因此,包括伴侶盟和遊盟皆一再強調,婚姻、伴侶制度,僅僅作為多元選項中的一種——強調的是失去這項人/公民權的不合理,但不以婚姻或伴侶之價值凌駕於其他關係之上。
  2. 為何同志要爭取遺產繼承、重症急病開刀同意書簽署、醫療探視、保險受益或撫養監護等權利,必須和婚姻/伴侶權綁在一起?仔細檢視這些權利,都需要有另一人的同意與幫助;而台灣現行相關法律保障,的確也以婚姻(親屬)為單位出發,因此與婚姻/伴侶權綁在一塊,並不構成非法/特權壓迫,但對於國家漠視單身者的福利,社會救助網不以個人為單位的不平等條件/待遇,還需要大家一起努力破除並持續進步地修法、立法。
  3. 進入國家制度的結婚與伴侶諸權,是否會強迫出櫃?台灣現行的婚姻已採登記制,因此進入婚姻或伴侶關係,勢必伴隨出櫃的風險。對我而言,出櫃幾乎可說是最重要、必要的終點,即便出櫃的時機、手段、考量點,因人而異,許多人終其一生也許苦/迫無機會向親人朋友職場出櫃,但不可否認,出櫃才是被看見、並撼動社會結構的第一步,往往也才展開相互的對話、理解。(註)
結婚、單身與成家—你最在乎哪一個?上個月底,在有河參加了「我的違章家庭─28個多元成家故事」座談分享會,三位與談人陳雪、胡淑雯和葉寶貴老師(台大生命教育師培班靈修導師),正好呈現了三種不同的需求/思考面向:陳雪說,她不懂法律,但她懂得需求,而結婚是基本人權,甚至不到追求幸福的程度。她在與早餐人的兩人關係中,體會到作為婚姻核心的「盟約」,只是在沒有法律保障的情況下,真心很容易被生活中突如其來的變故折損折磨;而我們應該都擁有「想像合法」的可能性。胡淑雯則陳述了爭取同性婚姻會落入一元化的危險。既是不願被迫進入婚姻之人,也不願把激進主義當作首飾,她引述了很多文本段落,以及曾經在30年前參加過家族跨性別婚禮的經驗,希望運動是呈現差異性的,是不論踏入/出/卡在婚姻關的人,彼此差異的對話,而最深刻、有意義的,也許是理想主義 vs 理想主義、良善 vs 良善之間的衝撞。葉寶貴老師剖析了華人社會中,「家」與「個人」之間的關係與想像。相較於西方21歲的成年禮,標誌著離家的獨立性,華人社會中女子對家的想像,總遷就於獨身/未嫁的身份。家,並不是買下房子與否,而是一種「經營」。才不會如現代台北普遍惡劣的居住品質,出租套雅房被隔成一間間,彼此之間卻不往來、談話、生活。葉老師舉了進步的養老院、屬靈之家、修道院的例子,即便是租賃空間,但共同生活其中的人,有彼此獨立卻又可相互分享的物品與個人房/供社交活動的客廳,用心經營、陪伴之下,也是溫暖牢固的家。因此她認為,這次的草案改革將是「關係所有人的法律」,也是對城市與所有住居空間本質上的改革、再造。回顧歷史與革命婚姻最近在讀張娟芬《姊妹「戲」牆:女同志運動學》,書中提到,90年代有不少女同志伴侶為了成家,其中一人會去變性、然後結婚,以合法婚姻的姿態去領養小孩。回看歷史,從1986年祈家威到立法院請願,2000年辦理同志伴侶公證結婚遭拒,一路上訴、申請釋憲卻未獲受理;1996年,作家許佑生與葛瑞舉辦了亞洲第一個公開的同志世紀婚禮,眾多名流,轟動一時。十多年來,台灣各地的男男女女與跨性別的朋友們,不斷地以各自的力量舉行公開結婚儀式、接受家人與社會的祝福,開拓二人關係與家的樣貌。時至今日,在台灣同志運動時常因為時空的強力壓縮,導致各種議題,在短短幾十年間,輕重並呈的特殊情境底下,同志婚姻平權總算因緣俱足,凝聚成立法修法的具體力量。(這部分的詳細論述,同志大遊行官網即將公布!)而除了在立法院的努力外,身為LGBTQ社群的一份子,我們仍必須繼續社會上更緩慢、艱難的反歧視與教育的努力,而這一切仍須從「被看見」開始。因此,誠摯邀請大家參加第十屆同志大遊行的系列活動:如果你是運動愛好者,請參加彩虹接力環島;如果你喜歡拍照,請投件彩虹行走 Rainbow Walker;如果你對結婚議題,仍有種種意見,請現身「我們結/解婚吧」系列論壇。法案進入立法案,會有怎樣的變化與攻防,仍是未知,但社會實情需求如此。如同「革命婚姻,溫柔智慧—記台灣首次女同志佛化婚禮」報導中,同家會秘書長吳紹文所說:「說同志成家是在複製傳統婚姻結構,就有點像十年前T婆關係被女性主義批判為複製異性戀一樣,但那不是複製,因為不像也不是。我們會挪用異性戀的東西,但我們會改造它。」對我而言,面對傳統的成家 vs 後現代的解家,斷裂自我的感覺和需求是該警惕的,畢竟運動的理論論述應該用來提醒檢討,卻非自我異化。而我們所熟知、既定名詞的定義與內涵,其實在體制內的改革/體制外的實踐與衝撞裡,早已鬆動。最後,就讓張懸「玫瑰色的你」,來點撫憩,點給為了更美好的台灣與世界與你我。

《玫瑰色的你》詞曲 / 焦安溥
Music Video Director:羅景壬 Lo Ging-Zim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天真的人
你手裡沒有魔笛,只有一支破舊的大旗
你像丑兒揮舞它 ; 你不怕髒地玩遊戲
你看起來累壞了但你沒有停
我是那樣愛你
不肯改的你,玫瑰色的你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憂愁的人
你有著多少溫柔,才能從不輕言傷心
而你告別所有對幸福的定義
投身萬物中,神的愛恨與空虛
和你一起,只與你一起
玫瑰色的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玫瑰色的你
讓我日夜地唱吧,我深愛著你
玫瑰色的你


:相信大家看過「自由大道」(Milk)中Harvey Milk鼓吹出櫃的經典事蹟,就不提了。最近讀到一份調查同志CEO們仍藏匿櫃中,反映了很保守的職場狀況,以及出櫃後的好處壞處與勇敢瀟灑。還有,中國一位退休後才學電腦、用微博,六十餘歲的老太太—老藕,投身關懷同志的工作後,在〈幸福的路要勇敢追求〉(《我願意做你們的知己》序)文中也提到,「實事求是」的重要:

那些不敢面對事實的人,就不肯求「是」(正確的道路),而是採取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辦法。與異性戀結婚或形式婚,結果親手把自己的自由、自己愛的權利打進了死牢,無論事情最後是否敗露,你都與幸福失之交臂。

有些人會說:「誰不願意實事求是呀?但是父母那一關過不去呀!」這就要說到一個實事求是裡最重要的字:「求」。天上不會掉餡餅,任何你想要的結果都是「求」來的。這個「求」,不是「祈求」的求,而是探求、尋求、追求。任何成功都是求來的,這裡面當然要付出辛勤的汗水,甚至血和淚。

恐怕現在大部分還在痛苦中徘徊的同志,都已知道什麼是擺在自己面前的「事實」,也都知道什麼是自己所想要的「是」,只是不敢去「求」,不肯為「求」付出代價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