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我和先生放下手边的事,请了几天假,去爱尔兰西部做短途旅行

爱尔兰西部是保留了较多凯尔特文化的地方,偏远地带还有居民说爱尔兰语这种几成化石的语言。我们要去的地方叫丁格儿,这个小小半岛从爱尔兰岛向
西伸出,一直伸向浩瀚的大西洋,是欧洲大陆的最西部。丁格儿因为交通不便,保留了许多原生态的东西,风景极为优美,被爱尔兰人称为世外桃源,也是“被《国
家地理》评为世界上最美的XXX个地方之一”,我觉得,那里肯定有“真正的、无污染的爱尔兰”。

丁格儿岛距离都柏林约有400公里。那天一大早,我们就拖着行李出门,先坐公交车,再坐电车,最后坐火车。爱尔兰的火车很短,大多只有四节车
厢,不过因为人少,很多时候都坐不满。我们坐着这五短身材的火车一路西行。路边风景野趣横生,行人少而牛羊多,间或在荒烟蔓草中还能看到残破的城堡。坐到
一个小镇,四个车厢的火车到了终点,我们又换乘了另外一辆,这个火车(如果它也敢自称是火车的话!)是我见过的最短的火车,只有两节车厢。

小火车一摇一摆,开了几个小时,到了一个小城。车上乘客渐少,而窗外的爱尔兰语招牌渐多。下了火车,又换汽车。在快到傍晚的时候才终于踏入了开
往丁格儿的山路。一路风景很美,草地,远山,白色的农舍和牛羊。山顶被云笼罩,车子从云中穿过去,脚下是大片山谷,谷中碧草绵长,如同仙境。到了丁格儿,
我们迫不及待地出门。凄冷的港口,咆哮的海浪,凯尔特风格的石头房屋,八月夜晚的熊熊壁炉火,卖肉饼的茁壮农妇,躲藏在矮房子里的说书人,穿着大胶皮靴子
的渔夫,紧跟着羊群的牧羊犬……“瞧瞧,这才是原汁原味的爱尔兰!”我拿着旅游指南,高高兴兴地探访居民区。

路边有一方橱窗,展览着当地居民的照片。我们饶有兴味地看照片,然后,看到一群喜爱旅游的当地大叔大妈,他们在照片中举着小旗咧嘴笑,背景是天安门广场,长城,正在列队的国旗班……这照片他们一定引以为傲,因为被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跋涉过万水千山的我们,在这个欧洲最偏远的小村落里,看着照片相顾失笑。

不由得又想起另外一桩趣事。几年前,我从合肥出发,先生从都柏林出发,到他的家乡西安举行婚礼,我们选择的酒店在西安城墙附近,交通方便,吸引了不少外国游客入住。婚礼那天,我们按照一切中国式婚礼的流程,穿着婚纱站在大堂迎宾,旁边竖着姓名牌,时值中秋,后面还坐着一大排盛装的酒店员工在叫卖酒店自产的月饼。

我们笔挺笔挺地站着,跟各路来宾握手致意。我用眼角的余光发现,不时有外国游客兴致勃勃地驻足观看。白人游客对我们的兴趣明显大于亚洲他国游
客。有两个大妈,不仅看得津津有味,还拍了不少照片。我们敬完酒回房间的时候,在电梯前遇到了那两个大妈。她们兴致勃勃地跟我们打招呼,说自己有幸见识到
了如此中国风味的婚礼,“喔天哪!太神奇了!在这遥远的中国!在这神秘的西安!神秘的东方文化!”

出于礼貌,我们问,“你们是从哪里来啊?”

大妈说:“我们是从爱尔兰来!很远的!”

“唬?!”我们俩瞪眼。先生说:“我也在爱尔兰工作!”

“喔?!”大妈问:“哪个城市?”

先生回答:“都柏林!”

大妈瞪眼说:“我们也从都柏林来!”

我们俩继续瞪眼说:“你们不会住在都柏林北边吧?”

大妈超级无敌瞪眼:“你们也是?!”

“这是怎样无聊的中国人,和怎样无聊的爱尔兰人啊。大家坐着飞机到处乱跑,从自己呆烦了的地方,到别人呆烦了的地方!旅行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们四个人站在电梯前面,哈哈哈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