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号动笔,2月19号完结。第一次大概能体会到一天更一万字网文的人是怎么写的——就是不动脑子刷刷往后推剧情就行了。还蛮过瘾的!

 

会写这个是因为在一堆神夏同人文中被一篇叫做《漫长甜蜜的沦陷》的吓到,更气到了。

看完以后感觉很糟,心情都变坏了。

这tm什么抖s和抖m的故事啊。

最不能接受的设定是约翰的肩伤是麦哥弄的,只是为了把他从阿富汗弄来给弟弟当礼物。他是麦哥给弟弟的多个礼物之一。

整件事不是游戏式的sm角色扮演,而是来真的,利用强权来威胁对方的那种,而约翰居然屈服了!他的英雄主义哪去了!肖申克的救赎都白看了吗?这是什么鬼!

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作者到底遭遇过什么?作者最后说,“终于完结啦,三观还是不很正,不过随便啦~”。这哪是不很正,这很不正,很扭曲,是全面崩坏!

 

摘抄:

“我不是恶人,”他说道,语气万分温柔。“但我也不是好人。我没有道德准则,我要我想要的,碰巧那就是你。 哪怕你对我并没有对等的渴望,当然如果你有的话更好。你不打算问我要对你做什么吗?你不好奇我能出格到什么程度吗?”

John现在开始害怕起来。仅仅是一点。他能在John眼中见到那个。收缩的瞳孔。突发强烈的汗水混杂肾上腺素的味道。

“你为了把话说清楚就非得摧毁我们之间的关系么?”

“我并没有摧毁任何东西,因为很显然你所认为的关系是不存在的。我只是纠正了你存有的幻想而已。”Sherlock感到一丝激动。没错,他终于有所突破。

“够了。这并不好玩。别逼我打电话给Mycroft,Sherlock。”这并不是空泛的威胁,John插在口袋里的手握住了手机。

“你以为他会帮你?荒谬!”

John被Sherlock的笑声弄得猝不及防。而Sherlock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快意。战士的盔甲被瓦解了。这一拳真是有趣。

“你在说什么?”

“你以为是谁把你给我的?”Sherlock指出。“你以为我会没意识到在我恰好需要室友时,一个完全对我胃口的人会出现,绝对是有人安排好的吗?这时机!特质!除了Mycroft还有谁会有资源和动机促成这桩事?”

 

John依旧躺在床上,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但他已经醒了。Sherlock进门时他扭过头。Sherlock熟练地解开自己打的结把他松开。John躺了一会,揉着自己的手腕和下巴。

“我真怕你把我忘在这查案子去了。”

Sherlock一把抱住他。他呼吸着John的味道,混杂着精液,汗水和润滑剂,但毫无疑问是他独特的味道。叛逆,却又不可思议地令人神往。

“别离开我,John。我知道我错得太离谱。拜托,别离开我。别因为这事离开我。拜托。”

John抬起手回以他的拥抱。“我哪里也不会去。”

 

气死我了!医生才不是那种轻易屈服于强权之下的人呢,就算侦探真是反社会的渣渣,医生也不会甘心让自己变玩具的。医生才不是玩具,人家也是个嗜血的杀人犯好吗?

再说,夏洛克怎么可能这样对待约翰,这样损害彼此的信任和联系。还威胁人家“你弄死我哥哥大人会狠狠报复哦”,他傻呀,约翰还用自己动手弄死他吗?一起探案时一个犹豫就能要他的命好吗?

而且约翰屈服了,他就会失去一个忠诚勇敢、全心全意爱他的爱人和朋友,只能得到一个忠实的奴隶。值得吗?圣奥古斯丁说,灵魂的本质乃是自由意志。失去自由意志的人不过是具行尸走肉,他要一具行尸走肉的服从有什么意义?

(聪明人才不会用这种让对方意识到自己没有自由意志的方式控制别人呢,聪明人应该是操控对方按自己的意愿行事,但对方还自以为所做的一切都出于自身的自由意志才对吧。自愿过劳死的华为员工和皮鞭下的奴隶谁的生产效率更高?谁为“主人”创造的价值更多?)

 

 

本来我之前看了太多美化侦探占有欲的故事(那种别人跟医生多说一句话,侦探就发疯的桥段,我觉得只有在搞笑文里可以接受。在正常文里那难道不是细思极恐的事吗?),也确实想过写一篇真正的反社会控制狂侦探和痛苦无奈但不屈不挠的医生的短篇的。一个绝望的,爱被消耗了,只剩两个人强烈的自我意志硬碰硬,让彼此都很受伤的故事。

具体说就是:John几年之后发现Sherlock不再强烈的吸引自己,自己的荷尔蒙褪去了。他并没有出轨,但能感受到其他人的吸引。Sherlock敏锐的察觉了。他们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经过苦月亮式的尝试,结果如苦月亮般失败。Sherlock试图控制John,这招来了反抗,但Sherlock变本加厉,John对他有感情和责任,但也有愤怒、畏惧,但最后都化作悲哀和无奈。一个由两人黑暗的对抗片段穿插John对往昔甜蜜回忆构成的小故事。

 

但看完这篇,我开始考虑写这种黑暗负面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必要。(虽然我笔下的约翰绝对不会屈服,毕竟没有爱只有占有欲的侦探还是太负面。)

最后我决定了,我得治愈一下自己,写点儿正面的。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写个同人就不要再虐了。(更何况我已经意识到我果然就是那种不入流的写手,超级亲妈,狠不下心来写虐。)

于是就有了《约翰华生和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七年之痒》。

 

另,真不知道我这种只有过一次短暂又失败的恋爱,且从没有过长期亲密关系的低情商爱无能,怎么居然胆敢写“七年之痒不要紧,爱能战胜一切”这种主题。真是无知者无畏,脑洞能创造世界。

不可信就对了。很无聊对不起。写这个单纯就是为了治愈一下看了不该看的东西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