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全长13分钟的微电影《调音师》:导演想调音师去死,叙述要求作为叙述者的调音师活着,电影结束于悬念——只能是悬念——导演与影片中的人物调音师搏斗,没有胜出者。如果给出一个胜出者,悬念就消失,张力也消失,故事可能落入窠臼或失真。如果导演胜利了,调音师就死了,那故事是谁讲述的?如果调音师胜利了,调音师就没有死,艺术冲击力就减低。最佳的选择便是,止于悬念。悬念是开始,是结局,是导演与人物斗争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