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近来的春节越过越没有感觉。
本还热衷放烟花看晚会,今年渐渐懒了心绪。
看见别人点爆竹急忙躲开;转到中央一套立刻换台。
就连拿压岁钱,也没有以前那般的期待与欣喜了。
大概过年的时节,是属于老人和小孩的。
老人盼着一家团聚,小孩等着大家玩闹。
而像我这样不大不小的人们,实在没什么好念想。

回想最近一段日子,真有点醉生梦死的感觉。
非三更半夜不睡,非日临西山不醒,整个倒转东西半球时差。
当然也没多少大事好做。
只是每天看看烂俗电视,读读古典名著,打打网络游戏。
日复一日,毫无更改。
内心自然不免厌倦,可有种叫做惯性的力量,致使难以打破陈规。
于是乐得维持,堕落的日子毕竟容易享受。
况且还完成过一件一直梦想却不敢奢望的夙愿:翻漫画。
原来想象永远比现实困难……
若是一直不敢尝试,可能没机会体会到那种特殊的乐趣。
这份心情很难言喻:既有劳动果实逐渐产生的充实,也有近距离靠近喜好的甜蜜。
应该还会继续吧,我觉得自己上瘾了……

再无法忍受浑浑噩噩的身心状态,终于挣扎着重新开始实习。
虽说偶尔的不知世事有助放松疲劳,不过我的问题从来只因放松的时候太多了image
过度放松总会适得其反,趁着现在已经呈现那么一点征兆,赶快振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