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西湖旁边的路上

读一本关于爱情故事的书,一个专栏作家,叫连岳。
无数无数的人发问,关于爱情这两个字,千奇百怪确又如出一辙,看着看着会笑出来,这些在爱情中挣扎的人们跟吸毒者无异。
连岳的观点有趣而开放,看了让人觉得如坐春风。
人类绝对是受虐狂!
聪明人 单纯人 白痴人 欠揍人 骄傲人 幸福人 癫狂人 失落人 温暖人 幼稚人 尤物人 恶心人 忠诚人 神仙人 平凡人 执拗人 等等等等等等
那么多人在宴席上演戏,原来大家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特别的。
我站在爱情之外
见到爱情也站在宴席之外
偷笑

回北京之前有一个星期的假期,等好朋友过来,去乌镇去上海去义乌去苏州,我还假惺惺的要订行程,结果刚开个头就推翻,算了,还是到时候再决定吧!她说:这才是真的我!不要假惺惺的定什么计划了。我们要花光所有的钱,然后灰溜溜的开开心心的回北京。
回去那个垃圾场一样的地方,开始拾荒。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