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如今通胀凶猛,但是很多财大气粗的人根本没把通胀当一回事,拼命让钞票飞。昨日看报道说, 2010年12月31日晚,全国16台“跨年”晚会同时上演,群雄纷争,16家卫视的“火拼”烧掉不下2亿人民币。
  贵国有个传统习惯,一到年终岁末就喜欢搞点皆大欢喜的热闹联欢会,首当其冲的就是央视春晚,年年乐此不疲,就算吃力不讨好众口难调骂名不断也一如既往地搞下去。央视春晚能烧钱是有目共睹的,就算09年烧掉一栋央视大楼他们都没觉得有多大损失。
  央视春晚占尽资源一家独大,别的省台这几年就寻思着搞跨年晚会演唱会,抢夺央视尚未占领的市场,今年的“跨年”之风尤为鲜明。几乎翻到哪个台都是“跨年”的声音。
  为了欢欢喜喜跨个年,各台不惜血本,重金聘请明星来助阵。芒果台自不必说,流行大牌几乎都集中在他们这里了,青春无敌的快男超女势不可挡,就连已经跨入中老年行列的罗大佑也被邀来激情一“跨”。大蒜台(江苏卫视)还力邀苏珊大婶来跨年,可惜远在英伦的苏珊大婶这回没有远跨重洋来到中国,而是放了一只鸽子跨越重洋。幸好“大蒜台”还有《非诚勿扰》,这个还是可以有的。  看着电视里各台节目的热烈红火,社会上各单位、公司的领导们自然也不甘寂寞,不论单位大小,贫穷还是富有,也都蠢蠢欲动地在岁末年终搞一台山寨晚会,让自己的员工们也热闹一回。看过不少单位的这类晚会,大多都是惨不忍睹,没有节目质量可言,还极度恶心。照理说本单位的内部活动,没有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的检阅就应该轻松自在一些的,但是任然摆脱不了浓厚的政治气息,似乎人人都要借这个机会向单位领导表下决心、展示自己的爱岗敬业和勤劳美德,甚至技巧性地拍一下领导的马。节目中体现出来的都是“大爱”精神、“和谐”气息,拜托,这不是央视春晚,有这个必要吗?
  还有一类就是极尽搞笑之能事的滑稽节目,几乎每年都会在一些单位的团拜活动上看到由几个身材不均的男人身穿芭蕾服跳《四小天鹅》,在他们看来,这似乎是最有趣最幽默感的创意。拜托玩点新花样吧,这种节目我们都看了十几年了好咩?
  殊不知,搞这样一台节目得烧掉多少钱:请老师来排练、服装道具的租借、演员们的补助、舞台灯光音响、场地费等等,许多人还得拿出正常工作或休息的时间来赔。到最后是皆大欢喜了,但是胡闹之后,真正能够留下些什么呢?
  本人在的某集团也是,去年在集团俱乐部热热闹闹搞了一场,领导感觉很开心,于是今年又号召下面的再接再厉。原先的俱乐部已经拆掉了,于是又不惜大费周章地到其他单位去租场地搞。领导们兴致勃勃,下面的人自然不能怠慢,又各自折腾开去。在我看来,让一帮没什么文艺细胞的人不务正业地来折腾这种事,无异于牵牛上树。
  去年的联欢会草草了事,我都没留下多少印象,各弄各的,也没见联谊到什么,今年又来了。作为疑似文艺分子,本人脱离不了干系,又得去操办一番,不胜其烦。
  想想前天晚上看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人家也是“跨年”,但怎么就如此不俗?没有青春靓丽的流行明星,没有政治寓意浓厚的节目,没有恶俗拙劣的滑稽表演,曲目翻来覆去就是斯特劳斯家族那些百多年前的“古董”,却一年一年这样演下去,每年都像磁力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全球数十亿音乐爱好者。
  各位领导,现在还有好多同胞在贫困线上挣扎,领着低保,吃不饱穿不暖。还有好多蚁族、鼠族连蜗居都不敢奢望,加上物价飞涨,你们还这么大肆烧钱,这样真的很和谐吗?全球都在力争低碳、减排、环保,而我们仍像个刚摆脱贫困不久的暴发户一样,极尽张扬,大摆排场,这样搞很有意思吗?除了烧钱,还能玩点别的咩?
  烧钱可耻,还不如把钱发给我们这些缺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