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想要写的一篇小说。
小说名叫殷殷。或者跳舞的城市。或者叫随便什么。
写作动机是为某位挚友贺生。
那个生日,过去了五六年。
那个故事,还是在开篇的第二章。

小说中持续了十年的故事。
说起来也不过是“擦肩而过”这四个字。

眼睛所见的未必是真实。
记忆所载的未必是真实。
过于追求真实,反而离真实更远。

只要有一个人停下来。仔细倾听,耐心等待。
我这个故事就没什么可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