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继续走是因为勇气,有时一直走是因为惯性。

区分两者最好的方式就是停下来,看看四周戈壁,掠过疾风,若熟悉只能改道,若陌生,继续探寻。

 

将近两个月,没有记录下任何一个字。

硝烟散尽,除了一地搏命得到的废弃弹壳,什么都会忘记。

 

其实并不是不想记录,也不是没有时间记录。

而是事情发展得太迅速,应接不暇,来不及感受就被海浪带来的泡沫所淹没。

如果我四十岁的时候,也许会感叹,那时那个年轻的大叔正在进行人生巨变的转折吧。他焦虑对待任何一个工作的机会,没有时间多余的思考,研究每一期台本,把要说的话一个字不漏写在纸上。有人问他:你怎么可以那么快的语速说那么多言简意赅的话。他想了想说:因为……我……都……写下来了嘛……哈哈哈。微微的娘,然后拿出那一张写满字的纸。

 

我记得大一的时候,竞选团支部组织委员,我花了一个月的时候打腹稿准备宣讲。一个月不怎么说话的我,在那一晚大出风头,算是真情实感,句句动人。上铺的兄弟苏喆对我说:真厉害,平时看你话不多,你挺有想法的嘛。然后我讪讪笑着回答:咳,随便说的。同学更讶异了:原来你那么牛逼的,随口都能说那么多话。我很认真的看着他的脸,我的回应是:嗯!

 

同学们散尽,就剩我一个人狂喜,觉得用这样的方式骗到别人了,别人一定会觉得我很不一样,肯定特别有范,特别好吧。

 

我特别羡慕有同学在考试满分时,告诉别人:我没有复习。后来,后来的后来,我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你总会在不经意中变成你曾经不喜欢的那类人,你也会不经意的告诉自己:其实,原来这种感觉也没有那么糟糕嘛。也是在经过了时间之后,你才明白:有时我们天然不喜欢一个人,只是因为我们与他们离得太遥远。有时我们天然喜欢一个人,也是因为这种感觉——人最矛盾的地方就在于此。

 

以前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和同事坐在会议室里,细细的,天南地北的聊天。客户的需求,节目的内容,又羡慕起哪个节目创意,又爱上了哪个新开的餐馆。后来,这一些看似细微却在支撑着生活真实的部分,日渐式微。以致于今日再与朋友们相见或聊天时,会感慨起那种清闲来。

 

交谈。无论是与他人,还是与自己。都是弥足珍贵的。

而近日,近日的近日,反反复复,都是刻意重复,顶多是掺兑了不同的温水,散发出来的雾气,让我和对面的人,都觉得彼此显得挺美罢了。

 

老板曾说:有的人之所以能一鸣惊人,因为他蹲在那观察了太久。而之所以有一鸣惊人这个成语,就意味着,那一鸣的鸣究竟能有多大。

我每每和她聊完天走出办公室,总恍惚自己仍在校园中,一直在学习和检讨。我爸总说我的成熟度不像30岁的人,像20岁。我说我20岁的时候装成熟,现在装幼齿也是为了要平衡。

 

其实成熟与否,不在于你的穿着,打扮,甚至也不在于谈吐。而在于你周围的这些朋友如何理解“成熟”这个概念。如果你能把自己当成团队一员,算你成熟。如果你敢承担责任,算你成熟。如果你为了大家可以扮丑、放下面子、拉下身段,算你成熟。成熟不是引经据典,不是人脉广阔,不是谈吐得体,如果要算,算大方就好。

 

《谁的青春不迷茫》25天,加印到了40万册。

有记者老师问:所以,现在的你是不是就不迷茫了?

我的回答是:以前迷茫,是觉得四周与前方太黑暗。现在迷茫,却知道皮肤上有温度,雾中有阳光。

 

有人写了很长很长的微博分享感受,有人拍了照表示感谢,当然也有人略感失望,认为这不是她想象中那样。

 

有人说,这是十年的对比,每个字,每句话中都有自己的影子。能通过《谁的青春不迷茫》找到那么多有共鸣的人,我真心觉得自己十年前无心之举,居然在十年后做了一件那么正确的事情。

也有人说这不就是一个人十年日记,今日的回顾,并没有任何明确的指引。其实我也觉得挺好的,因为他们的青春并不迷茫。

 

莎莎给我分享了一段安妮宝贝的采访。

她说:我们在生活中很难获得一种坦诚和真实的沟通,因为这需要同等的对手。但在写作中可以得到,因为你可以自己和自己说话。而同时你知道,当你跟自己对话时,这些坦诚而真实的语言,会被很多人分享,他们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部分。

 

以前,当人们都走得很慢时,一切景色就像雕塑,我们甚至记得住每一处细枝末节的弧度。后来,走得越来越快,一切景色被拉成了一丝又一丝,仅有色彩的射线,我们记得的只有速度,而无温度了。

 

如果一个人只有速度,而无温度,那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而是雕塑。

 

                                               2013/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