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么介绍这个女人?我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每次想到这个人,我都会觉得对她如此执着的自己,内心的某处必定已经疯掉了。

为什么她能这么自如地表达出自己的世界观?
为什么她能这样一点也不害怕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为什么她就能如此毫无怯懦地与这个世界对抗呢……
我羡慕她。我嫉妒她。
她是我的理想,我的梦。
然而她却轻易地放弃了这一切。
我很了解这确实是一个自我中心者会有的选择,但是我无法接受。

我痛苦的根源在于,当我开始迷上她的时候,她还没有停止活动。
如果我的年纪能够再大一点点,如果我能够面对面地站在她面前。
那我大概就可以告诉自己说,Lucifer Luscious Violenoue这个女人,也不过就是如此罢了。
就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是最好的,我的心里不断地美化,然后她就成了我的神。
我的塞拉菲塔,我的路西华。

我的嫉妒心与渴望交织,最终变成了一股幼稚而无聊的独占欲。
我不想看到任何人用她的照片做头像,我不乐意看到她的名字出现在任何人的favourite list里。
我恨所有那些自称是她的fan却连她的一张CD都没有的人。

我内心的某处,必然已经疯掉了。

image

禁锢.../囚われて...
from album "LUCIFERという名のお人形"

……在突然之间,我恢复了神志,然后我发现,一切都已太迟,
我的手脚被蜘蛛丝缠绕,门被锁上了。
那在我身上游走的不吉之手,那双谜一般的黑曜石之眼,
还有那声音,那甜美轻笑将我囚禁。

在一切错乱的开端,那过于慵懒的夏日之夜,
我陷落在你的圈套中。
“不要有任何要求、只是在我的迷宫中停留、永远保持你的美丽。”
魔物这样说道。

被那甜到令人窒息的香气引导,我迷失在这个庭院的废墟中,
那被遗忘的玻璃温室,永远寻觅不到的出口。

我爱你,爱我吧,那是太过深重的爱,是太过深重的痛苦,
我爱你,爱我吧,那是太过深重的伤害,我再也无法承受它。

去年的那个夏夜、那浓烈诱人仿佛过去的恋人所使用的香水
在官能的堕之天使隐秘的花园里
那甜美的气味、那摇曳的灯、我的大脑陷入了疯狂。
于是我成了爱的奴隶、于是我被锁链缠绕、于是我将自己的身体陷入那片热带的玫瑰之中,
即使我自己并不是蝴蝶。我被强迫吸入刺激性的药品,
那么,今晚你又将计划做什么呢?

尖锐的针穿过我胸前的花蕊,我的胸膛渗出薄汗
我喘息着,那是甜美的叹息,在这一刻我几乎气绝而亡。

被那令人厌恶近乎窒息的香气引导,我迷失在这庭院的废墟里,
那玻璃温室中朽烂的标本箱,
“就这样,让我永远地将你的美丽保存下来吧",你说。

被囚禁,那是太过沉重的爱,被囚禁,那是太过沉重的疯狂,
被囚禁,那是太过沉重的苦痛,被囚禁,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
我所爱的毒蜘蛛,原谅我,让我从你的蛛网中逃离,
我爱你,这正是我所痛恨的,所以请允许我,就这样逃走……
……离开这座残虐的花园。

TBC(如果我真的有写一个介绍的兴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