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开始算塔罗是大一的时候,606宿舍有个胖胖的女生喜欢clamp的画,但是总被我打击说矫情。宿舍另外一个黑瘦瘦的MM当时有个男友,喜欢看手相那种东西,没事的时候我们就以“好东西都要分享,男朋友借我们玩玩”为理由,逗那小孩玩。后来也不知道他脑袋怎样的就发烧,跑去买了一副clamp画的塔罗送女友。

黑瘦mm对着随牌附送的说明研究了两天,楞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扔一边了。恰巧被606的胖MM看到,惊呼,哇clamp的画。我就拿过来一一批评,后来又觉得那牌有意思,就对着说明学会了洗牌开牌,大三角,命运十字,六芒星等等的几个牌阵。后来算来算去,命运十字算财运不错,六芒星问事情发展,尤其是爱情占卜非常有用。一时间我们宿舍车马穿梭,下课以后吃饭时间,我就一首烧饼,一手塔罗,一边吃一边忽悠,全然没有半点占卜师的严肃。

有很多人说塔罗很玄,会反噬占卜人。但是平心而论,这些玄妙的事情都没发生在我身上。从开始,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和抓阄道理类似,如果头顶真有三尺神灵,如果赶上ta心情好,说不定会帮你一把。就算没得帮,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又有什么要担心的呢?道德经第一句,就说明白了,世间万物都是不停变化发展的,没有一成不变的定律。世界本身之所以美丽,神秘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元素,想想如果每日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我算了2年的塔罗,整层宿舍楼每个人都算过至少三次,唯独没给自己算过。只有一次,宿舍没人的时候,对着塔罗,突然想要试试看,如果给自己占卜,会是怎样的结果。

在六芒星的正中间,我翻开了一张正立的教皇。苦笑。

我算过三次,教皇一直忠诚的跟着我。从此不再算。

直到前不久,被人要求,解了一副牌,第二天早晨,突然想起另外一个人,给他算了一次,结果倒是没告诉命主,因为这个可怜的人那副牌,比较恶心。

就那天,我又给自己算了一次。正立的教皇,依然站在那里。好搞笑的结果,因为这次,是电脑洗的牌。因果流的结果牌很好,时间流的牌也很好,这张教皇到底算干嘛的?

看来真的跟教皇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