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假使确定要过上另一种生活。

其实我怎么会愿意?

消耗自己的身体和容貌,繁忙的奔波,社交。
没有规律的生活。
烟。
咖啡。
妆容。
黑眼圈。粗糙皮肤。

是不是要用杜拉丝的那句话来安慰自己呢?“我这张酗酒

的面孔早在酗酒之前就有了。酒只不过起了公认的作用。”


其实我早也看淡看透。

只是这世界也不缺一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