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我读的一些书(也是子夜书社介绍的书目),都具有一些相同点。它们的主题都和二战和艺术相关,包括《驯服的艺术》、《德语课》和我刚看完的《天堂里的小提琴》。

如果说前两本书里的艺术家都是正面人物的话,这本《天堂里的小提琴》的主人公恐怕算不上一个标杆式的英雄人物。在读主人公的故事的时候,我不时在心目默念:这就是一个软弱平庸的人物么,很有点怒其不争的感觉。但是听了录音节目以后,我觉得非常赞同刘先生的一个想法。听写如下:

阿伦特,她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她把这一切用一个词,就是“平庸的恶”。这一个词一当出来的时候,它会迷惑很多人,所有人都认为它对的。但是在我看来,它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你不能落下的。这一个“平庸的恶”只能对自己说的,不能拿来作为一面旗帜来指责别人的,你没有这个权力。你对自我反省的时候,你说“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容忍了这一切现象,这就是平庸的恶。我就是做了一件恶事。”但是,如果你把这个尺度去衡量所有人,谁给你这个权力?没有。

image
天堂里的小提琴
[美] 尤金·德鲁克(Eugene Drucker)
冷杉(译)
9787510401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