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玩了好几天。每天都很嗨就懒得写blog。14号去滑雪。平衡感被狗吃了。学不会。但还是很高兴。没有树林的山也是另一种美。天蓝,衬着雪道和盘旋的大鸟,有点儿壮阔。15号年前最后一节ballet。临时代课老师把所有动作都放慢一拍教。也是需要的。16号去中央美院看展览。迷路兜了很远。站在盘古大厦下面吃冰糖葫芦串儿。拍照片儿。晚上还看了让子弹灰。片子整体感觉很过瘾。以及每顿都吃很多。好胃口是一种美德。

再然后就是今天。去南锣鼓巷的路上先绕到了地坛公园。看空地上的白鸽忽然一下子全部飞远。咕咕吃食的声音很响。滑翔姿态很流畅。在近地扑腾也很好看。光树枝上挂了许多红灯笼。工作人员在准备为过年的节目搭台。下午沿着马路一直走。路过很多普通的胡同。偶遇蓬蒿剧场和中戏。然后终于到南锣鼓巷溜达了一圈。大半时间窝在一间cafe的软沙发里给你们写卡片。每一张都是“现在在南锣鼓巷某间咖啡店二楼的沙发里...”开头。一年前我在日志里说希望明年的今天能在北京某条胡同的咖啡店里窝着给大家写卡片。这个渺小而奢侈的愿望竟然真的达成。不得不说是一件美妙的事。

19号也就是后天就回来啦。明天上午抱电脑去故居看<鬼子来了>。顺带写完剩下的卡片寄掉。每一张都以“现在在梁思成和林徽因故居改建的咖啡店里...”开头。再去超市买点东西。晚上打包收拾行李。其实在北京游荡的一个礼拜,过起来也是很快很快的。

刚才写到鬼子来了的时候接到保小姐电话。她在丽江一间酒吧里听唱歌。她打电话来说这是今晚最后一首我们听完就回去了。我一边开着扬声器听一边想起,原来南锣鼓巷的酒吧我还没有进去过。也许到了真正完全陌生的地方,人才会有陌生的肆意。亲爱的保小姐,祝你玩得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