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ave and to hold each other
From this day forword
For better or worse
For richer 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这个结婚誓言的经典片段,不知被一对对有情人用饱含幸福甜蜜的语调吟诵过多少遍……
当然我亦不能例外地深受感动,甚至一度冒出加入基督教的念头,只为在将来的婚礼上交换承诺的一刻。
尤其那最后一句,“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俨然述尽现代爱情故事里忠贞的极致。
而死亡则演变为其中最终且唯一的外来障碍,尽管倚靠人力绝无可能跨越。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渐渐发觉,很多时候死亡反倒蜕化成一件隐秘的外衣,映衬得爱情越发缠绵悱恻、荡气回肠。

说回《断臂山》。
ENNIS轻抚沾染两人交融鲜血的衣衫,目光透过风景优美的明信片,仿佛再次看见了当年的肆意轻狂。
只是他的眼眶浸透泪水,因为那段故事里另一位不可或缺的主角JACK已然不在人世。
“你怎么能就这样离开?”ENNIS低声呢喃。
这种不经意的煽情,许是令不少人动容:超越性别、不受祝福的爱情竟然也能如斯深刻、如斯悠远……

可我无法忘记,抑或忽略。
如诗如画的山青水秀,根本无法安慰人类最原始的冲动。
初次重逢激情拥吻的背后,掩藏着另一双伤痛的泪水、另一声压抑的悲嘶。
一年一度返回旧地的浪漫旅程,夹杂了两个女人或清晰或隐晦的百般阻挠与失败。
断臂山下的最后一次拥抱,可能只是坦承背叛乃至请求宽恕的妥协。
并非质疑一份始自肉体的爱情是否可以到达灵魂深处,不过我始终没有看清ENNIS和JACK之间单纯的爱情表达。
总有无数沟壑横亘其间,让人无暇顾及爱情本身的缺陷,以及身处爱河的两个人是否真心相爱。
大概,这才是同性相爱的真正悲剧所在。

如果说死亡使爱情升华,那么要是没有死亡插足,一切又会变成怎样?
不用我多说了,《春光乍泄》早就作出妥贴的诠释。
何宝荣和黎耀辉为了逃离一切外来压力,从香港走到地球的另一端——阿根廷。
可惜,任性、虚荣、嫉妒、猜疑,这些与生俱来的品性同样把爱情蚕食地支离破碎。
然而曲终人散之后,他们各自身处不同的时空,却仍然面对同一片瀑布泪流满面。
尽管氤氲的水气模糊了黎耀辉的面目,别人看不见他的眼泪……
尽管灯罩的面积太渺小不能描摹瀑布全景,何宝荣距离梦想还是那么远……
不过在一刻,所有人确信他们曾经、甚至依旧相爱,爱得太苦太累。
包括他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