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发猫仔的照片,做完这件事前都不太想更新。然而……万恶的懒惰呀!总而言之,把照片发到杂志上去了,可以购买下个月初的漫画受来观看!嗯,算是了却一件心事吧。

昨天看了关于阿提拉的八卦,觉得整件事超有趣。怎么就能有破碎面具这么傻逼的人呢!如果世界上没有了这样的人,那可是会减少好多好多乐子。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虽然很钦佩阿提拉他们的热血,但是具体做法我并不太赞同。背负起他人的梦想,背负起整个业界的涅磐——怎么可能真的做的到啦,这样子做到最后,做成殉道者的可能性更大。虽然殉道者也不可或缺,但我觉得产业更需要的是无数的珊瑚虫,即便来来去去,即便生生死死,但总能为最后的那株珊瑚留下一点实际的东西。光有热血是不行的,它带来的成功无法复制;它若是失败,那就更是什么都剩不下了。总而言之,不成功即成仁是没必要的。即便作者已经抱定了这样的决心,编辑也必须在后面拉一把,确保他是真的想好了,真的能为自己行动的后果负责,否则与谋杀无异。

诶,所以我不太喜欢负责那些还是学生,或者刚走进社会的作者。三观不成熟的人搞出来的问题太多了,烦死人。比如我们的前作者某某某某……名字就不提了(注,其实是我同事负责的),就任性的很,满身的热血都是用来轰编辑的……也老有作者抱怨他们追寻漫画的那种理想编辑怎么能理解之类的,不过这就扯远了……我很少跟作者谈理想,多数时候就是公事公办的谈工作,可能会给人留下一种冷漠的印象,不过我自己觉得这样挺好。我不打算振兴中国漫画,我只是认真负责的做我的工作,我相信大家都认真把事做好了,该发展的东西自然就发展起来了。有没有爱,那真的不怎么重要。干一行爱一行就够了,用不着反过来。

我不会做一辈子的漫画编辑(应该吧……我觉得),毕竟我血液里依然流淌着创作的冲动,而半月刊(以后甚至可能周刊)的周期则制约了我的思维模式在编辑和作者之间的转换。诶,去年开了好几个坑,都没能完成,今年要准备考试,还在做无限老罗,真想回家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