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嘛,都是犯賤的。」

她把身體微靠在沙發上,那帶騷的眼神瞄了我一下,午後的陽光從落地玻璃窗照進咖啡廳的每個角落。我用刀叉把三文魚分成一小份,看著眼前有點發福的她,同時把那三文魚一片一片慢慢的放進嘴裡。


「唔,我同意。」

我拿了桌上的紙巾,擦一擦嘴角的檸檬汁,再說:

「不過最近我都在想,也許應該找個時機和他說清楚,才甘心了吧?」

「水瓶嗎? ...我勸你還是不要了。我老公就是個好例子,她之前的女友就是主動追求他的,結果他就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反正一開始就是她說想在一起的嘛...他就好像一點也不希罕似的。你知道嗎?他們分手時,那女的說感覺自己像一條狗,一直在向他乞討愛情...」

「太嚴重了吧? 而且我也不是希望在乞討什麼,我只是很想給他機會親口拒絕我,讓自己死心。奇怪啊,我好像一直都只向壞的方面去想...」

「那又何必呢?水瓶是不會直接拒絕你的。何不留一線,他日好相見?別忘了水瓶男人是很自私的啊!」

「那,你又為什麼要和你老公結婚?」

「很簡單呀,因為他真的很愛我。」她理直氣壯地說。

我忽然想起了什麼:「對啊~我忘了你說過他追求了你十年...」

她馬上接過去:「就是因為我一直都沒有接受,他覺得不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所以很吸引...很犯賤吧?」

我們會心微笑了起來。「唔,很水瓶式的啊?」她揚起了細長的眉,纖細的手指撥一撥額前的短髮,問我:「再說,你到底喜歡你乾哥什麼?」

xx&FYjhi))436#n@lAvk1`~...腦海變得一堆亂碼。

喜歡他什麼...我倒好像還沒有很認真想過這件事呢?

看見我忽然語塞了,她再說:「我其實沒有覺得他對你很好啊?而且,也沒有覺得你們志趣相投啊?」

「或者...我喜歡的是以前的他吧?不過他好像也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那就是嘛,你根本就沒有和他相處過,很多事情只停留在精神層面上...」她沒好氣的說。

「唔...他其實是很有才華的;你不知道了,女人最糟的就是喜歡那些聰明又有才華的男人,偏偏這種男人又很自負,又多女人喜歡...唉,真讓人洩氣!」

「可是啊,你卻又是最了解他的人呢?精神層面上你們應該很水乳交融吧?」

「我想是吧?不過,這也好像是我自己單方面的...他其實都沒有好好的去了解我的想法...所謂一個巴掌打不嚮,很多事要有互動才能成事啊...」我拿起了那有唇印的玻璃杯,喝了一口鮮紅色的西瓜汁,帶點心邪的笑著:「你知啦,神交得太久,很難進入狀態的啊?」

呵呵呵。我們都笑作一團。真爽!

 

待者和對面坐位的客人都回頭看了我們一眼。

「咮!小聲點!大家都在看我們了。」我將身體挨近了她,欠一欠身拾起剛才給弄至掉在地上的餐巾。

「才不是呢?大家都在看你啊!看,你今天這樣穿很好看啊,很有sex appeal呢? 如果我是男人一定會心動,覺得你好索啊...呵呵~」

被她這麼一說,我反而不好意思的拉一拉低胸背心的領口。

「我哪有你那麼多追求者啊?天蠍女人才是最索啊。我只是意識形態上的性感而矣。」

「哎呀,你知道女人最吃香的是什麼?就是有sex appeal啊,我們都不是十八廿二了,沒有外在條件,你以為還有男人會因為你的內涵而喜歡你嗎?別傻了。如果你吸引他,他才甘於受你擺佈;他不喜歡你,就算你多體貼多有內涵他也不會珍惜...」

她把身體軟軟的攤在沙發上,斜斜的眼波不經意流露了天蠍女人那致命的吸引力,煞是誘人。果然是男人殺手呢!

「難怪你老公那麼愛你啊~水瓶那麼愛猜謎,天蠍女人正中下懷啊~」我看著她也忍俊不禁地笑起來。

「水瓶天蠍...其實並不合呢?」她忽然嘆了口氣說...眼神迷茫。

「這...是怎麼說呢?」

「沒錯他是很愛我,但從不會宣之於口。你也知道水瓶男人選擇留在你身邊就是愛你的最大表現,但天蠍呢...天蠍座都是行動派嘛...唉,怎麼說呢?...我總覺得他凡事都是懶懶的,就連那個...那個呢...都很平淡似的...」

「不會吧?你們才結婚一年罷?」真不能相信現代人的婚姻代謝速度可以如此的快啊。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嘆氣!」她續說:「其實我愛他並不比他愛我多...而且,他本來就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等一下...那,你為什麼還要嫁他?」

「因為他很愛我呀~女人要嫁一個很愛你的男人才會幸福的。這樣你才不會一直擔心他在外面有沒有外遇,也不用花太多心神在他身上...」頓一頓,她再說: 「你研究星座的嘛...天蠍是很...」

「...肉慾啊!天蠍的passion是很容易被激發的,佔有慾又很強...」

「對啊對啊!」她幾乎整個人跳坐了起來,眼睛睜得圓圓的:「就是passion!我喜歡男人的愛很激烈的, 但水瓶實在有點太精神戀愛了!我和他之間...己經開始沒有passion了...」

天啊!這真是讓人頭大的事~害我要到洗手間清醒一下頭腦。

回來的時候,她己點了一杯熱檸蜜。拿起小茶壺倒了些熱水,然後把那小瓶的的蜜糖倒進杯子裡。我就再添了杯熱咖啡,繼續我們未完的話題。

「喂,問你一個問題。」

「隨便。」我把混和了忌廉的香蕉班放入口中,然後抬起頭來。

「以你對星座的認識...你認為我會是個紅杏出牆的人嗎?」

「什麼??」我用舌頭舔了一下唇邊的忌廉...

「你聽到我問什麼的。」她變得十分正經的說。

我想了一想之前幫她起過的星座命盤,問她:「你遇到激發你passion的人嗎?」

「你真了解!我就知道你是很聰明的人...」她興奮得臉都紅了起來「昨天晚上,我在朋友的生日派對上重遇他~一個曾經和我有性關係的男人,他不是我甚麼前男友,他有老婆的!我對他其實還是很有感覺的。像昨天,我沒有想到竟然在那樣的場合遇見他,你知道嗎?我居然興奮得抱著他在跳呢!!後來,他說要送我回家,在車上他用手背掃了我的手臂一下,然後說什麼你還是那麼令我有感覺...之類的說話,回到家後我一直在想他,整個晚上都在慾火中燒...結果,我就和我老公做了愛。」

「這回你應該很有passion吧?哈哈!」我忍不住衰衰的大笑了起來。

她嚥下了一口水,續說:「對啊!然後我還躺在床上滿意的笑起來...可是我心裡想著的是那個人而不是我老公。」

我失笑:「真慘啊!原來這世上真有這樣的事情。我覺得你應該和老公坦白你在這方面的需要...」

「唉...他其實也肯去嘗試配合,但你知道不協調就是不協調啊!因為昨夜的經驗,我真怕自己會紅杏出牆!」

「那你當初為什麼沒有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這回我可真是好奇了。

「拜託!他是有老婆的啊!我不會笨到去做人情婦的。大家是成年人,有些事是你情我願的!況且現在我也結婚了,我不想失去有人珍愛的幸福啊!」

看見她那認真的表情,真是替她為難!原來性與愛真的可以如此璧壘分明。

「放心,你的月亮在處女,精神上不會容許你出軌的。」唯有這樣安慰著她吧~

可是天曉得...處女座也不是一副處子德性,只是比較挑而矣!

唉...我想,人世間的靈慾情色愛都十分難攪,要犯賤的話,男女都一樣!

【極短篇20090719】
(原文寫於2000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