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期打了两场羽毛球,吃了几顿不知其味的饭。酷暑天气真的不适合运动吃喝,为了我们的卢痴呆,不得已而为之。
昨晚悄悄跟唐唐说:这位同学,还真不是咱们这个筐筐头的菜。无趣得紧,不搭调。
经过此番折腾,告诫各人今后再别去做瞎操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