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过完22周岁生日,博客进入了一段长达一个半月的便秘期。有些东西在肚子里面憋得慌,就像赵山本,错了,赵本山大叔在公鸡下蛋之前一样,再不出来就夹不住了。索性又跑到这里写两句。

其实我基本每天都会打开一次博客。许久没有继续码字,计数器还在不停的往上跳,看来每天还是有人来点的,不管怎么样,代表刚刚康复的博客感谢各位对病博的关心。

这段时间也经常有人提醒道,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我记得那是公元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就是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老孔同志为前不久被盗的QQ号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各寝室间徘徊,遇见孔君,前来问我道,“你可曾为我被盗的QQ号在博客上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老弟还是写一点罢;我以前的QQ生前就很爱跟你聊天的。”

本打算再写一点东西,获悉PB第三季已经上线了,遂等日后再来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