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系列挺适合整理保存饭否和微博的。

半年的境外休假,
远离工作和人群,
写了七篇小文章,
改了两篇论文(都被退稿了),
走了八个国家23个城市,
细心观察西欧自然环境,
了解欧洲史,
如果记性足够好,
应该对未来的思想有些指导意义……

《腹内全无》改编版,
某人被催稿,日夜忧郁不已。
妻乃慰之曰:
“看你作文,如此之难,好似奴生产一般。”
夫曰:“还是你每生子容易。”
“你是有在肚里的,我是没在肚里的。”
俺是标准的腹内全无~

曾经想做个不怎么花钱又有很大数据量的文化地理学调查。
盘算了 下,
要人没钱要钱没人,
没有资源。
有想法但是做不了,
也是件很拗糟的事情。

据说某师弟师妹混的论坛里很多青年科研工作者在讨论基金申请或人事变动,
俺混的论坛不是环保NGOer就是科研逃兵群集,
靠谱不靠谱,由此可见一斑。

微博乃是非之地,
俺经常被微博上的回复们打败。
最密集的一天中,
有个人说垃圾焚烧会增加流感、禽流感;
另一个自己养了附录动物还跑出来叫板要法律说法;
还有个陌生人跑过来问中国的动物学发展前景好不好……

很想把一些脑残回复者直接拉进黑名单:
碰见有人问问题,
不回复心里过不去;
可回复时又来气——
不会自己手指点下翻个页并稍微动脑子想想啊,
只知道说说说?
咬牙忍了半天,
提醒自己做人要宽容。
最后还是没忍住,拉黑了。

拉黑后表示道歉,
这不代表负面评价,
俺只是实在没工夫伺候您。

微博上还有不少哈耶克信徒,
一不小心就会和他们杠上。
刘夙曾说:
评了马克思,就应该评哈耶克。
从某种意义上说,哈耶克就是20世纪的马克思,
二者的类似之处是都从形而上学推导社会理论,
都有一批狂热的粉丝,
都对世界造成了重大影响。
因为转了这句,俺又被某人取消了关注,
以后碰见哈耶克信众还是躲着走吧。

原来进化生物学界也在讨论哈耶克,
他们发现哈耶克更可能是个潘格罗士主义者。
他对自由市场和所谓自发性秩序社会制度的畅想,
其实是更接近于莱布尼茨乐观主义和智能设计论。
换句话说,
他一厢情愿的以为,
如果没有专政,
人类社会的“进化”就理应是向着美好的自由而去……

好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
是不是真的找到答案了,
还只是因为屁股决定脑袋,
被最近的利益相关关系驯化了价值观。
如果换一个工作或组织,
还会那样笃定么?

恐吓或者威慑真的比实际惩戒要来的有力。
习惯循规蹈矩的人在随意执法的世间只好靠舆论装大尾巴狼干嚎吓唬,
还好对方心虚,俺们就不心虚啦。
碰到上次那种自己做野生动物研究,
私购来濒危保护动物家养,
还和你较真现行法律能拿他怎么办的无赖,
俺还真没辙,
连嘴上的便宜都占不到!

所谓「国家越糟法网越密」,
法律大量地脱离现实,
与社会脱节,
不为人知,
难为人用,
结果人人都可能触犯法律。
一方面在法不责众的情况下,
法律失去权威,
从而进一步不被执行;
另一方面人人犯法等于赋予了权势者新的迫害武器和寻租工具,
惩治谁或不惩治谁就成为最大的权力,
法制则成为新的专制。

某著名纪录片制作人推荐一部引进的美国纪录片,
第三个理由大致是:
语言文艺感人,
所以说人话,
所以好看.
联想起前几天一博友吐槽某法学副教授整理摘录新华社报道所意图沥青热议群体事件来龙去脉的资料,
评论说其中充斥着官样文章的腐败气息.
才意识到,
自己已经很难从抒情类文字中抓取信息了。

一些自然爱好者的生态学理念是源于沙乡年鉴,
环境学理念源于寂静的春天,
而我的是来源于生态学原理或者环境学导论。
想了解中国民间环保运动的思潮,
就得把这几本圣经搞明白。
而我最热爱的戴蒙德的《崩溃》不能成为环保圣经的原因可能是,
篇幅太长,
事实太多,
没有警世名言吧。